——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摸鱼】偏执

**摸鱼**

<<<食用须知

*米优向/w\

*崩崩崩

*不知道在写什么,接34话,没看过的会剧透

----------------------------------------------------------------------------------------------------没问题继续?

 

  世界大概是乱套了,米迦尔定了定神,好看的蓝色眸子直勾勾地盯着昏迷不醒的优,可恶的人类阻挡着他的接近优的步伐。罪恶深重的人类,为什么对着优不放呢?高傲的【吸血鬼】百夜米迦尔在心中寻找着答案。

 

  担心?米迦尔扫了扫围在优身边看似担心目光的【家人】,答案不是很明显吗?果然还是贪婪吧,人类什么。米迦尔擅自在心中下定了人类的定义。自私而又势利,为了目的不顾一切,人类怎会好好照顾我的优呢。

 

---------这是优第几次昏迷了?

--------见面以来的第二次,而我们的见面,不过两次而已。

----------真是讽刺。

 果然我讨厌人类,讨厌从前身为人类无力的自己,讨厌保护不了优的所有人。包括自己、

 

“把优还给我。”米迦尔低吟着,冷眼扫视着十几张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

“不要让我重复第二次、”

“...米迦君,我们没有敌意。”筱娅咬了咬下嘴唇,谁都知道贵族吸血鬼的实力,就算只有米迦一人,想要团灭我们除了优是轻松不过的。但是,优......谁知道吸血鬼米迦会对优做什么呢?也许,吸血鬼会利用优,利用鬼符武器,一举歼灭剩余的所有企图反抗的人类、

 

  但是,吸血鬼米迦尔、好像抱着不一样的感情?比亲情更醇厚的...深邃的...

筱娅不知道如何去说清楚米迦尔对优那份感情,自从米迦尔替自己挡了一剑后,筱娅一直在怀疑着,她时常想,对优来说,也许真正最重要的只有米迦尔而已。

 

  是的,只有米迦尔,在昏睡前,优似乎念念不忘的还是米迦尔。

  说实话,真让人羡慕、

 紫发少女直视着居高临下的米迦尔,吸血鬼湛蓝的眸子透着一份深藏的孤傲和偏执的疯狂。

  

  太过害怕只有一个生活着的世界,八年的寂寞一点点侵蚀着米迦尔的心。失去优的日子,他好像要疯了,残存的理智硬生生地将几乎要占满整个心灵的疯狂想法压制下去。

  米迦尔不止一次地想要自杀,用双手将心脏挖出来的话,就算是吸血鬼的再生能力也无济于事吧?但是他不能。

 【优还等着我,还等我去拯救。】唯一的偏执带领着米迦尔站在了这里。

如果有一天,百夜优一郎死去的话,米迦尔唯一会做的大概就是杀死所有伤害过他的人,然后想尽一切办法自杀,就算是变成鬼。

 

 “君月,把优君还给他吧,”筱娅顿了顿,身后的同伴瞪大了双眼,好像听见一个不可思议的事实,一时间竟无人回应。

“君月,把优君还给米迦尔。”紫发少女一字一顿,宣布着令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事实。

“筱娅,你在开玩笑吧?!!!”君月愣愣地看着筱娅,“优一郎虽然有些莽撞,但是还不至于...我们还是同伴吗?!!”同伴、家人是随便出卖的吗?可是筱娅必须去当这个【坏人】

如果不是米迦尔表现出的那份感情,筱娅是不会做出这番决定的。

 

“米迦尔是优的家人,优也希望和他重逢。”

“但是......我们是优的新家人...”

家人...这个词深深刺痛了米迦尔的心,但是,优却被这所谓的【家人】抛弃。

 

这就是人类不是吗?为了自己能够生存下去,不顾一切的使用各种手段。


所以说

我最讨厌曾经身为人类的自己和毫无能力去拯救小优的自己了。

 

 

伤横累累的他嘲笑着,嘲笑着这个世界的无情,嘲笑自己几乎偏执的疯狂。

但是一切都是命运使然吧。

这个仿佛原罪般的,怎么也逃不开的痛苦和绝望,早已根深蒂固了吧。

 

 

他能做的,只有抱紧怀里的安静的陷入沉睡的少年。

好似熟睡的仿佛炽天使的少年。


评论(4)
热度(11)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