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神狛】爱意

ps:说是神狛其实更多的还是狛日啊...还有日狛的成分在里面......

有OOC请注意

写的有点凌乱可能会有很多重复意思的内容

极短篇

 >>>爱意

那个黑发男人抬眼,想将自己的身子撑起来,但是失败了,然后他索性就躺在白色的床铺上,凝视着那个白发男子

 

那是日向君没有的 十分冰凉的眼神

像是一把尖锐的手术刀一点点划开你的皮肉,向他显露出你本来的模样。

 

狛枝 非常讨厌这种被冷冰冰的眼神盯着看的感觉 尽管那也是日向君的一部分

他另一个人格

被人工创造出来的

不属于他的

尽管那是全希望峰学园最具才能的人。

超高校级的希望

 

人工的希望

拥有全才能的绝对才能者 自己最热爱的才能的拥有者

可是自己却一点也感觉不到那汹涌而来 的爱意

这难道不是自己希望的那样吗?

 

但 果然

这个希望却不是自己希望的那样

 

他希望的是 日向君那样的阳光帅气并全才的人

如果日向君能和神座融为一体的话

 

狛枝如此期待着

那一定是自己所希望的那个希望了

 

「吗啡和镇定剂吗...」漆黑的瞳在狛枝的身上扫荡一会

「是你做的。」没有一丝的疑问的语气 

 

「为什么认定是我呢?」收起温柔的眼神 换上虚情假意的笑容 笑容早就是他隐藏自己的最好工具

狛枝凑近他 想从神座的眼神中看出任何一丝一毫让他能够觉得有希望的感觉

但还是失败了

那个人眼中透露出来的是无尽的 绝望

 

对这个无聊的世界的绝望

他也许怎么也不会想到

自己未人工改造时的模样吧

有想常人一般的烦恼 有对自己没有才能的苦恼 还有常人的喜怒哀乐

而神座没有 作为全才的他 情感这种碍手碍脚的东西早就被一并去除

尽管他有作为日向君在这个岛上的所有记忆

但是他还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 自己以前为什么会那样的爱着他

「本能」脱口而出的词汇不带有一丝的温度

 

「我就这么不能被信任吗?」狛枝叹了口气,转身想走却被对方拉住了

 

「其实我有作为日向创的记忆」

 

「是吗?」狛枝并不感到惊讶

 

「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对于他那么重要」

 

重要..?心跳不由得加快了些

「我不明白什么是爱 但是我觉得日向创是真的爱你的」波澜不惊的口气却说出了这令人惊讶的话语 狛枝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受 那种心脏被抛到万丈高空般的感受

 

说不出来的喜悦弥漫全身

 

那是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爱的力量

 

像是被希望深深洗礼一番

 

全身的细胞都兴奋的颤抖,右手紧了又紧 松了又松

 

「被人爱是这么开心的事情吗?」神座看着对方变换的表情 不解的歪着头 散乱的长发也跟随着一起晃动着

「因为我也没有被人爱过 所以我不能清楚的回答你的问题,但是那绝对是一件充满希望的事情。」

 

「希望?呵,可笑 作为希望的我从未感觉过希望」

「而你的爱人已经死了,」神座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表情缓和了一点,那面无表情的脸上好似露出了类似怜悯和嘲讽般的表情

「只要我还活着的那一天」

 

你是否会感到绝望呢?

神座突然很想看见对方绝望的表情

可是对方却笑了 笑的十分温柔像是曾经的自己

 

「没有,他还活着」狛枝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和神座的

「永远的活着」

如果你是为了将我拯救出来而利用了神座的力量永远消失的话 

我会用尽我所有的生命写满你的名字

 

向着名为绝望的希望微笑


评论(1)
热度(59)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