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短】『全部成为F』 信仰

*妄想成分

*短短短

*ooc严重

 

>>>信仰

 

「教授,你就这么痛苦吗?」西之园萌绘坐在犀川教授的旁边的沙发上,看着他的额头上不断地冒出汗珠,仿佛是在隐忍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人类..就是这样...饱含着...无限的痛苦出生的...」教授抽了口冷气,隐忍着疼痛递过西之园递来的药,混合着白水吞咽下去。

 

痛苦,慢慢的减退了。

 

「真贺田博士也是这么想的吧...?」西之园望着纯白的天花板默默出神,对于那个已经死去的『天才』女博士,她感到的是不理解和悲哀。

 

也许对她来说,爱是一种痛苦。

也许对她来说,死是一种解脱。

也许对她来说,离是最好的药。

 

穿上华美的婚纱,像是在逃避世界一般,将灵魂从肉体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对她来说就绝对是一件十分值得庆贺的事情。

所以痛苦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了。

 

「不用明白真贺田博士也没关系的。人和人之间是不同的。」像往常一样,烟成为了每日的必需品。

「我...是不会成为7的对吗。所以我不会成为像是四季博士那样的人。知道教授是那样的喜欢博士的时候,我真是十分嫉妒啊。」

 

那是每个深爱着他,却得知他爱的另有其人,那由衷的,泛上心底的,深深的妒忌。

 

但是在羡慕的同时,西之园却又深深的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成为像是四季博士这样的人的。

 

她又深深的为自己感到悲哀了。

 

「你不因为成为不了四季博士而感到悲哀,四季博士是纯粹的,不可复制的。她的思维是超脱常人的,是难以理解的,所以她是纯粹的。」

 

「所以说,教授你认为她是天使了吗?」

 

西之园有些迫切的想知道答案的真相,可是又为自己知道真相而感到害怕。

她好像永远也无法弄懂那些脑子里只有理性而没有感性的人的思维。

那好像是另一个世界,是她永远也无法触及的世界。

 

「思维跳跃是你的优点,同时又是缺点了呢。我不认为她是天使,她的思想只是常人无法达到的高度,所以她是天才。」

 

犀川教授看着西之园好似松了一口的样子,不禁露出微笑。只是那笑容太不明显,仅仅只是嘴角轻轻上扬,而导致西之园并没有捕捉到这匆匆而过的笑意。

 

「但是当一个的思想完全呈现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又会发生什么呢?四季博士这样的天才是不是可以复制了呢?」

 

「是一个好问题。但是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当思想完全复制,那你便不是你了,只是装有他人灵魂的容器。」

 

「那不是挺好的吗?由那人的生存方式活下来,说不定会更轻松呢?所以成为自己希望的人,便是自己的信仰吧,想要得到完全复制那个人所有的一切。」

 

西之园默默凝视着犀川教授静静思考和抽烟的样子,看着烟雾在空中升腾、翻滚、到最后的消失。可是自己的感情却不会那样轻易的消失。因为失去了双亲的她,会比常人更为重视这人与人之间的羁绊啊。

 

「那不是真正的信仰,那只是痴心妄想罢了。真正的信仰是将对方当做神明一般的对待,而不是自己『想要成为神明』。纯粹的信仰应该只是单纯的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献于自己所认为的无上的主。那是像飞蛾扑火般的盲目但却义无反顾。」

 

「所以教授是信仰着真贺田博士吗?」那样就太可怜了,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教授。

 

「不,我只是单纯的站在学者的角度上,从思维的角度上,从人性的角度上,欣赏着这已经逝去的天才。」

 

「欣赏着她的纯粹、欣赏她能够使灵魂得到解放吗?」西之园愈发的想知道问题的答案,可是,却又隐隐的担心起来。

 

可是她却没有得到,自己所期待的答案。

 

「人类都渴望着自由。这就是人类从出生开始的信仰。」犀川教授熄灭的烟,平淡的不带任何一丝感情的,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或许说这就是一个事实一样,缓慢的说道。

 

西之园萌绘,再次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深深悲哀,不是她多愁善感,而是她突然明白到了一件她从来没有注意的事情。

 

如果人类信仰的是无上的自由的话,如果人类想要获得自由的唯一方式是斩断所有的羁绊的话,那么,她的存在是阻止了教授获得幸福的方式。

因为如果教授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以此得到自由的话,自己肯定会像飞蛾扑火般义无反顾地杀死自己啊。

 

所以,教授怎么样都不会轻易自杀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不想看见那个如同飞蛾扑火般盲目的她,落得这样的处境吧。

「那么我果然是把教授当做像神一样信仰着的吧。」西之园轻轻的轻轻的,像是不希望任何听见般的对着自己喃喃自语道。

 

她托着腮,茫然地望着白茫茫的天花板,渐渐目光四散了焦距。

 

她有些看不清自己前进的方向了,自己的存在真的对于教授来说不是一个麻烦吗?因为自己深深知道教授是一个极度怕麻烦的人,可是却又不会好好说出来的类型,所以心中又隐隐担心。

 

「人和人之间建立羁绊是赖以生存的结果。社会就是由人和人之间的羁绊所构成的。所以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她和他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就这样轻轻带过。

 

温热的咖啡散发的水蒸气氤氲开,镜片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一切都有些看不真切了。

「教授,你是说我在妨碍你吗?」西之园的话越来越没有底气,这个疑问也变成了类似抱怨的话,像是小孩子在向父母撒娇,西之园微微鼓起双颊,看见教授嘴角带起的浅浅的笑意,

 

「不,我在课外从不做令自己不情愿的事情。」教授起身,熄了香烟的火,径直向门外走去。

 

「真是的,教授总是这样。」西之园也起身,半抱怨又半欣喜地跟随着教授的步伐走出了门。

 

这样就好,西之园萌绘在心里那么想着。心里的愁云消散了大半。

也许教授这样古怪又孤僻的人,也就只有我喜欢了吧。

心里带着一丝小小的得意,西之园萌绘出了门后近乎是蹦蹦跳跳像个小孩子一样开心起来。

 

「怎么这么开心?」教授看着对方刚刚还是一脸愁云和迷茫的样子,突然又180°大转弯的心情感到有些不解。

 

那是一直惯用理性思考的人,无法明白的感性的人突然的态度转变。

这也许就是叫做『女人』这样一种生物特有的性格吧。

 

「没什么。饭后散步什么的真惬意啊。」

走出实验室,深邃的天空点缀着闪烁的星子,凉爽的夜风吹动犀川教授白色的研究服,犀川教授看着对方泛起的笑容,忍不住感慨一句

 

「是呢,真好。」


评论(2)
热度(9)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