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米优/短篇完结】本能

<<<食用须知

*还是我-w-这个作者

*米优向/w\

*崩崩崩,全程脑洞,为臆想作,可能和漫画那里完全不同,个人感觉漫画其实对于吸血那里有点卖萌的意味,不是给我特别严肃的感觉,尤其小优那里,真的很任性啊【还不是米迦尔惯得..x

*个人写的有点严肃,有点血腥,臆想的成分比较多,不喜者慎入。

*米迦尔的戏份比较多【嗯...作为一个米迦尔党,看到米迦尔没有戏份其实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所以个人大部分都是写米迦尔。

*米优互动在很后面的地方,请耐心观看【大概在2000多字后面这样。

*接36-38话,没看过的会剧透

 *这次是完整版哟~这次真的是完整版,完整版,完整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还有,拖了很久才写完,真是十分抱歉。

----------------------------------------------------------------------------------------------------没问题继续?



>>>本能

 

  抱起陷入沉睡的优,吸血鬼米迦尔忍住胸口撕裂的疼痛,逃离众人的视线。他从未想过要去感谢过谁,或是因为欠了谁什么人情而感到愧疚,仅是单纯的凭着自己的本能行事。

 

  拯救优,拯救他唯一的亲人,早就成了他活下去的信念和本能。

 

  就算是没有人留给他一条生路,他也会为了拯救优,不惜与全世界为敌。

 

 「小优,快点醒过来。」像是对待一个瓷娃娃般,米迦尔轻轻将优靠在货架旁,深深的像是祈祷般的呢喃着。

 

  可是对方却没有丝毫要醒的意思。凝视着对方紧闭的双眼和安详的睡颜,吸血鬼米迦尔轻轻地用手指抚摸着日日夜夜想念着的人的脸颊,像是对待什么易碎品,轻柔的似乎是羽毛拂过。

 

  他不禁露出了笑容,那是很久没有出现的十分安心的笑容。像是什么丢失已久的东西又重新被找回来的喜悦。

 

可是笑容却在不久后,慢慢凝固了。

剧烈的疼痛在米迦尔放松身体的时候翻卷上来,仿佛是汹涌澎湃的海浪,将刚爬上岸边的他,狠狠地拽到,未知的深渊中。

 

疼痛,全身的每一处细胞都在叫嚣着,宣示着,抗议着,这具身体的支配者,大片大片鲜红的血液浸润了他白色的军服,似乎是开得灿烂的曼珠沙华,一朵一朵,从前胸到后背,连绵不断的血珠从上端滑落到地面,形成一个小小的血洼。

 

他吃痛扶住自己不断渗出血液的伤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像是一个新生的婴儿,或是一个溺水的人,颤颤巍巍地迈开脚步,用着仅存的理智,拖着疲惫、疼痛的几乎快要失去意识的身体,慢慢的离开自己心爱的人。

 

他无论如何都不希望自己最心爱的人看见,自己现在这狼狈不堪的模样。

他仓促地像是一个小丑般的退到帘幕的背后,躲藏在阴暗的角落,默默等待着自己可能会死去的命运。

 

那是极其悲惨的选择。无论是作为半人半吸血鬼的死去,还是永远成为吸血鬼都是他不情愿的事情。

在那个,宛如炼狱般的场景再次在脑海中浮现的时候,他会不断的,自责,会不断地,怨恨人类的愚蠢,安于现状和无能,怨恨吸血鬼的高傲和玩弄人心的恶劣。

 

可是他最为怨恨的还是自己,怨恨于自己的无能,怨恨于自己的轻率,怨恨于自己的天真。


他选择放弃自己曾作为人类有的,一切认为是妨碍自己的品质,变得冷漠、变得无情、变得不像自己。

 

随着血液的不断流逝,连呼吸都变得格外艰难起来

 

『血,我要血。』本能的声音在脑海中不断地放大放大,生存的欲望像是泛起的滔天巨浪,将他卷到风口浪尖上。

 

他听见了不像是自己的哀嚎声,充满痛苦和绝望的,从口中溢出的不成调的哀鸣。

我已经是怪物了吧。

 

没有一丝的疑问,是彻彻底底的陈述句。自己的内心好像已经默认了这种情况。

那么自己拼命守护住的到底是什么呢?

不吸血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为什么要这么痛苦的抑制住本能,在绝望和崩溃的边缘上起舞呢?

 

仅仅只是为了不成为自己最讨厌的吸血鬼吗?

仅仅只是看见那些孩子眼中的看待怪物的恐惧和厌恶吗?

还是仅仅只是因为不想和怪物两个字沾边,还想成为人类就算自己知道已经不可能?

 

还是说,只是想让优不再担心?

 

是自己在伪善吧,或是逃避现实。

不成为怪物的话怎么保护优?人类的力量?

可笑。愚昧的人类能做的不过是把一个人改造成怪物罢了。和成为吸血鬼又有什么区别呢?

 

无论什么时候,利益至上才是人类的观点吧。所以利用在所难免。

所以怎么能让优处于人类的环境中呢。

说到底,自己的本能却是为拯救一个人而牺牲掉一切吗?包括做人的权利?

 

 真是残酷啊,优酱,只可惜为了你,我什么都愿做啊。

米迦尔无奈地笑了笑,这像是一个甜蜜又痛苦的旅程,可是米迦尔怎么也看不见旅程的终点。

 

 

米迦尔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度过最为艰难的过程,疼痛逐渐趋向麻木,但隐隐却又万蚁噬骨般的难忍的灼痛,那是吸血鬼的再生能力的附之于来的,常人难以想象的疼痛。

 

本能的声音促使他寻求新鲜血液,缓慢愈合的伤口带着被火焰般炙烤的灼痛,汹涌的流淌而出的鲜红血液终于渐渐凝固下来,而四肢却又冰冷的仿佛是处于严寒中。

 

米迦尔感觉到冷,感觉到孤独,感觉到麻木的痛苦,身体已经适应自己的主人这般的糟蹋自己,可心灵却陷入到奇怪的迷茫中去。

 

他感觉到自己冥冥之中不该拥有这样的命运,他应该在那个时候,早早的离开这个污秽的世界,在他还没有完全厌恶和唾弃这个世界之前,在他还纯真的怀有一丝幻想的时候。

 

可是,他却同时不希望自己在那个时候死去,他希望自己活下来,他希望自己的存在能为小优留下一丝生机,能够阻止全然失去信念的小优而做出的冲动并且疯狂的行为。他要从这个残酷的而污秽的世界中拯救小优,同时也是拯救他自己。

 

他从未觉得自己被生下来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他也从未想过要拯救全人类于水深火热之中,他能做的,是一个庞然视为无物的观测者,看着人类和吸血鬼日渐疯狂的行为举止,无情的注视着两者厮杀的,大地被红色的血液浸染的场面。


他不在意是谁胜谁负,不在意是谁成为世界的王者,而是淡然的看过这一切一切,而他拼上自己的性命,为的,不过是想要让小优幸福。

 

在这个混乱疯狂的世界里,什么也看不清,什么也不明白。知晓太多,好似会成为众矢之的,米迦尔宁愿做一个傻子,为了所谓的爱情和友情的傻子,像是飞蛾扑火般的,似乎拯救早已成为本能的职责。

 

「你现在,想死吗?」连自己都不知道问题的答案。

 

活着好像已经成为了麻烦,成为了负担,成为了痛苦。

可是,却不得不活着。

 

米迦尔蜷缩着,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他苦苦忍受着,好似原罪般的苦痛,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生存的本能,生存的欲望。

 

人类的名字叫做『欲望』。谁曾经对他这样说过。


而人类真正想要活下来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想要得到些什么,或是自己应该得到些什么。这难道不对吗?没有错,但是那便是「私欲」,包括生存这所有的欲望。

 

所以原罪就建立在,人类的欲望上,从生来,人类就饱含着欲望,只有抛开七情六欲,抛开肉体的束缚,人类才会变得无垢,变得纯粹。

 

可是,没有人能够做到,或是做到的人,早已不在了人世间。

这似乎是一个悖论,无法辩驳,却又合理的存在着。

 

全身的血液好似被冰冻一般,而全身的能量都用于恢复伤口,连御寒的能力都快失去,身体不断地被寒气袭击,身体的温度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消失,呼出去的吐息迅速凝固成白雾,氤氲在茫茫空气之中。

 

不知不觉,他的目光静静地又紧紧地盯着那个早已陷入沉睡的少年。那个少年靠在货架上,头微微低着,深蓝的发丝安静的垂下来,紧贴在少年的脸颊,嘴角微微勾起,好似做了一个好梦。

 

渐渐地目光四散开来,变成一片白茫茫,米迦尔冥冥之中,介于麻木的现实和幻境之间,好似看见了一个幼小的孩童,他熟悉的,怎么也忘不掉的,连现在的生命的轴心都是围绕这那个人转动的。

 

孩童低着头不情愿地被一个年轻的女性牵着手,他一次次奋力地想要挣脱的那双看似纤细的柔软的双手,可是却怎么也放不开。

 

「优君,不能淘气哦。」年轻的女性有些生气的对着那个小小的身影说道,那个孩童又再一次近乎是急躁般的回答,

「我才不要什么家人呢!放开我!!」挣脱的幅度更加的大了,几乎是连锤带打,恨不得要咬上去的节奏,

 

「优君......大家会成为你的新家人的,不会像以前一样对待你的,不闹了好不好?」年轻的女性带着般头疼般安慰的语气,蹲下身子,注视着那个孩童漂亮的清澈的绿色双眸。

 

「放开我!!!你们这些大人都是这么说的,最后不还是抛弃了我了吗?仅说什么漂亮话......」愤怒的咆哮到最后却染上了一丝呜咽般的哽咽,不争气的眼泪顺着孩童的绿色双眸里溢出来,他胡乱的用衣袖擦去,可是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幼小的拥有着金色发丝的孩子远远地注视着这一切,望着那个年轻女性愈来愈慌乱的神色,和那个小小身影蹲下身子,将自己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拒绝着所有人的亲密,独自舔舐自己伤口的样子,他情不自禁走上前去。

 

他好像看见了同自己一样,无助的、憎恨自己为什么出生的孩子

明明世界都抛弃我们了,明明神明都遗忘我们了,为什么这些伪善的人们要帮助我们呢?

所以说,他们是有他们的目的的,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们的目的罢了。

 

幼年的米迦尔那么想着,但仍然装出一副微笑的模样。他好像在欺骗自己,欺骗自己还有这份幻境般的幸福,还有这一碰就碎的虚假的美好。

 

自己活得还不算太糟。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呐,你好。」幼小的百夜米迦尔,轻轻地弯起嘴角,弯下身子,伸出自己的左手,一副好好君子的模样,夕阳的余晖透过被擦得雪亮的窗户,正正好好地打在他的身上,他澄澈的湛蓝色的眼眸却包含着幼年的百夜优一郎所看不懂东西。

 

「我叫百夜米迦尔,从今天起是你的家人哦。」米迦尔特意把家人两个字眼加重了读音,不知道是有意无意,而优一郎却奇迹的没有辩驳,或许是哭的累了,或许是知道反抗并没有效果,或许是,冥冥之中,知道眼前这个人没有恶意。

 

他停止了几乎是小兽受伤般的呜咽声,抬起头,绿色的眸子被阳光映照出金发的米迦尔的身影,他粗略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和他一般大的孩童,眼底却充满了不解和疑问。可是他,思量了片刻却还是没有握住对方伸出的手,也许握住了那只手,自己就会万复不劫,变成另外一种命运吧。

 

而看到米迦尔那么主动的邀请一个孩子,年轻的女性,可以说是幼儿园教师一般的角色,不禁喜逐颜开,「米迦尔君,你真是帮了我大忙了啊,优君,你就别害羞了,快点握住米迦尔君伸出的手吧,快点。」

 

不情愿的,深蓝的孩子伸出了右手握住了对方左手,被对方用力拉了起来。

「我叫百夜优一郎,」优一郎低垂着头,声音闷闷的又轻轻的,也许他刚刚适应这个名字,也许,他真的不适应和他人的交流,总之,不管怎么样,百夜优一郎终于在半迁就下,和不情愿下,交到了人生的第一个朋友。

 

而那个金发的孩子,却带着温柔的笑容,拉着对方走出自己的世界。

「我,和你一样啊,大家都一样啊,被家人抛弃,随之大家都聚集起来,成为一个大家庭。」他逆着阳光站着,金色发丝被照耀的更加温和,嘴角未曾褪去的笑意融合在这阳光之中,优一郎看的好似出神,眼角的还未擦干的泪滴又突然涌现,

 

「没事的,优酱,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所以不要再感到害怕,不要再哭泣了好吗?因为我是你的家人啊。」米迦尔俯下身子,轻轻的用手指擦去,已经红肿的眼角旁的泪珠,轻轻的抱着微微颤抖着不让眼泪再一次冲出眼眶的优一郎。

血红的残阳把他们的影子拉的长长的,好似交织在一起,就像他们两个的命运一般,怎么也分不开了。

 

百夜优一郎迷迷糊糊睁开眼,扶了扶昏昏沉沉的头,恍恍惚惚中好像瞥见一个自己十分熟悉的身影,是一个白色的身影,躲在不远处的阴暗的角落里,没有痛苦的表情而是安静的等待着死亡来临的米迦尔。

 

「米迦,是你吗?!!」看清了对方的身影,优一郎的声音变得更加兴奋起来,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刻能够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他是一个很容易就被满足的人,所以他很容易就会感到快乐和幸福,比如说此时此刻的优一郎,就感到了这份好似来自上天的眷顾般的快乐。

 

「...优酱.......别过来...!」米迦尔从梦境中惊醒,他的理智在日渐崩溃,尤其是听见对方的声音的时候,呼吸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他拼命地抵抗由吸血鬼本能带来的,难以抑制的吸血冲动,可是对面的人却不听他的劝告,一意孤行。

 

真是笨蛋优,米迦尔既无可奈何又担心着自己会忍不住本能带来的冲动而伤害到他,只有紧紧将自己的双手握成拳,长长的指甲陷进皮肉之中,割开一个个小口子,然后又飞快的愈合,然后不断的反复,米迦尔只好用这种疼痛和意志抵抗本能,

 

但是当对方越走越近的时候,米迦尔发现,这完全不奏效,「别过来...优酱......别..过来.....」他大声地阻止少年前进的步伐,可是到了最后,这声音却渐渐变得微弱了,好像心底里渴求着对方的到来,尽管理智上一次次的阻止着他。

 

生存的欲望和吸血的本能,完完全全的控制了他。

「怎么了?米迦...?」还没等优一郎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米迦尔扑倒在地,对方炙热的吐息,渴求的眼神还有不断痛苦的呻吟让他的心脏好似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住,痛苦的无法呼吸。

 

米迦尔...你一直都是活在这种痛苦之中吗?

深蓝的少年抑制住几乎无法呼吸的痛苦,一种无力感从心底弥漫全身。

那是一种斥责,对自己的深深的自责,

 

「米迦,对不起,让你一直活在痛苦之中,」少年望着抱着脑袋,与本能做着无用的抵抗的米迦尔,听着,几乎不是人声般的痛苦和绝望交织而出的哀嚎声,

 

米迦,对不起,对不起......

尽管这种忏悔对于处在崩溃边缘的金发少年来说,更本就是无用之物。

可是百夜优一郎还是从心底里开始忏悔,同时开始祈愿,

 

如果我们没有将生于这个世上,会不会再也不用承受世界的疯狂,不用感受绝望和痛苦,不用再看见血腥的场面,不会再被推到风口浪尖,从绝望中重获幸福,在被无情从幸福的神坛上推下,重新坠入地狱?

 

少年不知道这个问题如何作答,只是单纯的,用一个幸福的快乐去填满另一个痛苦的绝望,这样,少年怎样都不会真正的绝望。

 

因为幸福对于他来说,是那样的容易获得啊。

 

可是当他真正失去自己最爱之人的时候,那份痛苦的绝望真的就能用一个简单的幸福所填满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所以他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的,去拯救自己的『家人』,去贯彻自己苦苦思考了5年的理论。

 

对不起,米迦,「如果你真的感到痛苦的话,就吸血吧,吸我的血吧。」如果这样能让你感到不那么痛苦的话,

 

抱歉,我这样丢下你逃跑,留下你一个人承受着些罪责。

 

优一郎闭上眼,他等待着对方用锐利的尖牙划破自己的皮肤,等待着那个濒临死亡的金发少年能够因自己的血而活下去。

 

如果能让你活下去的话...

能让你有活下去的希望的动力的话......

 

「你在开什么玩笑...?!」米迦尔努力地平稳下自己的呼吸,浑身都颤抖起来,既是因为气愤,又是因为对方的态度。

 

他觉得对面的百夜优一郎不是自己所认识的百夜优一郎了。

他怎么能够放任一个自己最讨厌的吸血鬼来吸他的血?

他怎么能够忽视自己一次次忍受吸血本能的痛苦,而轻言吸自己血这种话?

 

米迦尔不明白,怎么也想不明白,

如果自己想要吸血而苟延残喘的活下来的话,那么他早在八年前就抛弃了人类的身份,真正的变成吸血鬼。他何必在这期间受尽折磨,受尽异样的目光和嘲笑呢?

 

「你知道我为了你付出了多少吗?我至今为止都这样忍受下来,从未吸过人的血,你知道我只要吸过一次血,身体会停止生长真正的成为吸血鬼吗?!」他是那样的气愤,气愤对方的任性,气愤对方儿戏般的决定自己的死活。


他好像永远都是那样的冲动,那样的任性,那样的不顾后果的鲁莽的做事。他大概永远都不会不知道在他背后的自己,追逐着他身影的自己,好苦好苦。

 

「但是如果这能就你的命的话,我甘愿这样。」优一郎看着对方湛蓝的双眸充满不解和愤怒,平静的说,他当然知道米迦尔经历过他无法想象的痛苦和绝望,可是他却无能为力。

 

他痛恨这样的自己,但是却无法改变。他需要力量,强大的可以改变这所有一切的力量,可以重新书写自己和米迦尔的命运的力量。他情不自禁的伸出双手,像是米迦尔第一次与他相见的那一次一样,拥抱他。

 

「我希望你活下来,米迦,如果这能让你不再痛苦的话。」为了你也为了我。

 

米迦尔跌跌撞撞的推开对方的怀抱,虽然对方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但是他不希望自己就此堕落下去,他想要抗争自己的命运,而迄今为止他都成功了,而这一次,也许可能撑不过吧。

他不畏惧死亡,但他更想要活着,尤其是看见自己追随了那么久的人,依旧这样粗神经的时候,他就更为放心不下。

 

他想要活着,在不吸血的情况下,活着。

 

「......」米迦尔沉默着,如果这份痛苦能让他不堕入怪物的行列的话,如果这份痛苦能让他有活着的实感的话,他宁愿就此痛苦下去。

 

「对不起啊,米迦,留下你一个人,你一定很痛苦吧。」少年轻柔的语调好似不是他,他包含歉意的目光望着渐渐平静下来的米迦尔,他慢慢的爬到对方的身边,坐下,


「你知道我吸了你的血,意味着什么吗。」米迦尔低垂着头,金色的发丝垂落下来,尾部隐隐约约残留着血渍,腹部的血渍更是触目惊心的在白色的军服晕染出一大块,米迦尔几乎遍体鳞伤,他因长期哀嚎而渴望着血液滋润的喉咙,发出干涩而低沉的声音。

 

「你就成为真正的吸血鬼了」优一郎别开目光不去看对方触目惊心的伤口,可是自己的呼吸还是开始不畅起来。

 

「但是你现在伤的很重啊,如果不吸血的话,很可能,」今天,米迦尔的人生就走到尽头。

 

「...我知道.......」米迦尔看着自己不断颤抖的双手,咬着唇,集中着注意力


「那为什么?!」优一郎不能够明白,能有什么事情比活下去更为重要,如果死去了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吗?

 

「你希望我成为怪物吗?!」音调突然拔高起来,理智的禁锢显得有点微不足道了。


那可怜的自尊支撑着米迦尔活下去。

他是那样的痛恨人类和吸血鬼的残忍,和互相利用的阴暗。所以他介于这两者之间,微妙的保持着这两者的平衡。

 

他是多么害怕有这样一天,自己会再也撑不下去,让他放弃作为自己的自尊。

 

「我也不希望这样!可是,现在没有办法,现在先吸我的血,这样至少你还不会....也许以后我有办法把你变回人类。」优一郎沉默了一会,用着猜测的语气,说出自己的想法。


「米迦,没关系的我们还是家人。而且红莲他们不会把你当成怪物看待的。」

「别再做天真的幻想了,百夜优一郎,」

 

米迦尔差点快要笑出声,差点被这天真的幻想笑出声。

曾经,他也认为自己逃脱吸血鬼控制的想法是多么周密,但现实看来,一切不过是命运开的玩笑。

那天真的幻想早在那一刻,被自己所毁灭了。

 

「你觉得,他会那样放过我们吗?或许说,你就这么相信那些人类?你就不怕他们会把你出卖吗?」命运真的就会那样的放过他们吗?按照他们所幻想的幼稚的剧本,演出一个大家都过着充满幸福happy end?

 

「筱娅他们不会出卖我们的,也不会说你是怪物的。我以我的人格担保」优一郎站起身,信誓旦旦的看着充满着不信任和几乎是蔑视和冷漠目光的米迦尔,

 

他突然觉得米迦尔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米迦尔了,他变得冷漠,变得孤高,变得难以信任他人。他好像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建造了一个屏障,只有他能够进入屏障,在自己可能受到伤害的时时刻刻都将自己缩进自己所建造的屏障里。

 

只是,对方,依旧放心不下他,因为自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家人了。

 

「......优酱,不要被那些人类的外表所欺骗了。还有在说那些之前,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我不听,在你吸我血,而活下去之前,我不听,你说的任何事情。我不想听一个,连自己生命都不顾的人的话。」百夜优一郎已经找不出方法让这个几乎偏执的人能够妥协的方法,无论自己怎么规劝,似乎都不奏效,而自己又不想以强硬的手段伤害对方,只好采取这几乎耍无赖的方法让对方妥协。

 

「......优酱....」

「我不听」

米迦尔无可奈何地看着把耳朵堵得严严实实的优一郎,赌气似得,背对着他,好似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向着自己最爱的人面前撒娇。

「....唉...」

 

米迦尔知道,对方真正赌气起来真的是谁也不理,能干生闷气和不理不睬好几天,向优这样的倔脾气,大概是怎么也改不掉了。

 

「所以说,吸点血也不会怎么样的,」看见米迦尔不再拒绝的样子,优一郎用刀刃划开手腕的,一瞬间的疼痛过后,血液争先恐后的流淌而出。

 

「....优酱...你真是任性和过分啊...」让成为你一个人的吸血鬼,而放弃自己的自尊,米迦尔无奈的扑上前去,压倒了笑的一脸得意的优一郎,

「船到桥头自然直,我就任性这么一回了」

「只因为我们是家人我才这么做的哦、」优一郎撇开头,让眼眶里不经意浮现出水雾的米迦尔更方便地吸取他的血液。

 

「...」锐利的尖牙轻松的划开脖颈娇嫩的皮肤,鲜红的血液顺着伤口溢出,米迦尔轻轻用舌头舔舐着,尽量小心的不弄疼对方,

「...没关系的,米迦」看见对方小心翼翼的像是蜜蜂吸食花蜜的样子,优一郎不禁笑起来。


「弄疼我也没关系的」


米迦尔第一次感觉到人类的血液的甘甜,那是好比蜂蜜一样鲜甜,红酒一样醇厚的感觉。而拥有者却不以为然的放任自己。真是笨蛋优啊。


细致的吮吸着每一滴优的血液,感受着对方温暖的体温,和渐渐急促的呼吸,直到伤口渐渐开始结痂,米迦尔才放过了优一郎。

 

好像是有点缺氧的感觉,优一郎的脸颊不经意染上了绯红的色彩,

「这样就好了吗?」

「嗯.」米迦尔用双手撑住渐渐恢复体力的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他奇迹的发现,自己长期的疼痛就那样快速消退,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同时,也感到了力量涌出的感觉,但是,自己却感到的深深的悲哀。

自己还是走上了这样的道路。自己最为厌恶的道路。

 

「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我还以为吸完血,你会大叫一声啊,你的身体会突变...」什么的。

接着他看见对方湛蓝的双眸变成了仿佛是血液染红的鲜红色。

「你的瞳色....变成红色了......」

 

「优酱...」米迦尔坐在已经爬起身随意坐着的优一郎身边,

「...我已经成为吸血鬼了......成为怪物了」他带着少年富有磁性的嗓音,低沉的缓缓的说出这残酷的事实。

我被你亲手变成,仅仅为你而活的怪物了。

那些自己所偏执的,所执着的东西,都在那一瞬间,被你亲手破坏了。

他感到悲哀,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同时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价值在一瞬间破坏,又在一瞬间被另一个信念所填补。

 

他终究还是顺从了本能。

 

「没事的,因为我们是家人,」优一郎偏过头,看着对方的双眼又再次凝结出水汽,薄薄的透明的水雾,但是这透明的泪滴仅仅只是在眼眶中停留了一会,打湿了对方长长的金色睫毛后,就顺着脸颊飞快的滑落了。

 

优一郎慢慢的用手指擦去对方的泪滴,像是曾经米迦尔对他那样做的。

 

「活着真是太好了,否则我就不会遇到你了吧?」因为拥有了你,我的人生才变得幸福。就好像一个垂死的溺水者在黑暗的水域中找到一块浮板,无望的人生被另一种强大的力量所改写了一般。


大概这就是命运吧。


「所以啊,米迦,请和我一起活下去吧,因为活着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啊。」

 

金发的吸血鬼望着对方充满笑意的脸庞,他好像再一次的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或许说,他活下去的意义全部都来自于面前的这个人。

 

他感觉上帝终究是仁慈的,在给予他无尽的绝望和痛苦的时候,还给予了他,活下去的信念和已经成为本能的获取幸福的方式。


「你变了,」

「是吗?」

「以前是一个爱哭鬼」

「才没有」

「现在是一个会说漂亮话的爱哭鬼了呢」

 

米迦尔望着对方生气的鼓着双颊的气鼓鼓的表情,不经意的目光放的更为柔和了一些,笑容也显得更为温柔了。

 

我们是家人真是太好了。

米迦尔从心底那么想着,他从未这样的感激过上苍,感激过自己这饱受磨难的命运。

 

米迦尔和优一郎走出了废旧的商店,沐浴着金色的阳光、好似重获新生。


END




PS:这是一篇非常久远的脑洞【一个月前的样子,望天。

 

真的是拖了很久才写完呢。不过写的时候感到非常的愉快。

 

后面写吸血的时候,嗯,有想过要写的稍微h一点,然后这个想法又顷刻消失了,这篇文章的基调都这样了,还想写肉?简直白日梦啊。_(:з」∠)_

虽然顺应了漫画的故事,但是其实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比如想要吸血的那一段就变成了大段的心理描写,还增加了一段幼儿园的情节【咳咳,也是私心啦。

 

自从想到了幼儿园的梗以后,有点想续写下去呢......米优幼儿园的一开始的相爱相杀的闹腾到老夫老妻的温馨相处这样子/w\

 

不过那都是后续的脑洞了,希望米优同好们,能够看得愉快~\(≧▽≦)/~


评论(17)
热度(63)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