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中篇】宴会

#女装爱德想写很久了,然后就出现这篇怨念产物

 #不老歌上的「错误」系列文之一,不过暂时还不知道放在哪个顺序比较好,所以就先单独列出来。

 

“不跳一支舞嘛,我亲爱的爱德华女士?”

爱德华看见眼前穿着宴会华服的青发男人挑了挑眉,带着揶揄的语气又礼节性的行了个对女性才独有的礼,单膝跪地,一手背到身后,一手伸出,白色的发火布包裹住的掌心,同着对方如同白瓷般完美无瑕的脸颊被夜夜笙歌的光华陆离的灯火映照的令人炫目。

 

爱德华想那个人是适合那个距离他遥远太多的世界的,适合偏转流离于纷繁多变的带着虚伪面具的虚情假意的宴会。

 

而自己...

 

“不了,”爱德华摇摇头,束起的金发轻轻地随着他摆动的头部而肆意飘扬,掩藏在黑色蕾丝边的帽檐之中的金眸在国宴的巨型水晶顶灯下显得光彩夺目,

“我不适合。”

 

爱德华本想以此婉拒罗伊的邀请,但又忽然想起来自己因那所谓的该死的任务而不得已穿的是女装,就算是罗伊不邀请自己跳舞恐怕还会有一堆堆显得无聊的贵族,绅士,军官和政府官要带个各色他觉得做作的面容和流露出欲望的神情注视着自己。

 

这样看来,好像同罗伊跳舞才是最好的选择了。

 

他迟疑,犹豫了很久,才缓缓地将自己戴着白色蕾丝边的手袖的右手放入对方的掌心,

“....好吧,我话说在前头,我就跳一曲。”

 

他看见对方心满意足的得意笑容,将自己的手拉入唇边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荣幸至极,”

 

接着罗伊站起身,拉着自己往灯光的中央去,华美的璀璨灯光让爱德华屏住呼吸,一切都显得太过梦幻而无实感。二楼的弧形圆台上的悠扬小提琴声从高空流淌与圆形舞池的前部的白色三角钢琴一起,交响出华美的乐章。

 

罗伊一手搂住自己腰肢一手牵着自己随着音乐起舞,说实话,爱德华作为一介从小地方来的乡下人还真的不太懂那些城里人玩的乱七八糟。不过更大的原因仅仅只是他不想懂罢了。

 

然后他只好任由罗伊牵着自己在圆形舞池里从东面跳到西面,又无限地绕着圈圈,转的他晕头转向。

 

“你们城里人真会玩。”爱德华压低声音颇为鄙夷地瞪了罗伊妄图从自己腰肢开始向下抚摸的手,

“是吗?我从十岁开始就踏入这样的地方跳舞了。”对方眨了眨眼,根根分明的睫毛在绚烂的光彩为其投下细密的阴影

 

“原来这就是你私生活混乱的根源。”爱德华啧的赞叹了一下,

“那可真是让人感到十分荣幸。”

“....我没在夸你,大爷。”

“但这足以让人嫉妒不是吗?还有,爱德华,你的舞技真是烂到家了。”

“哦,是吗?你应该为此感到荣幸。”爱德华又狠狠地用他穿不惯的高跟鞋踩了罗伊一脚,他第一次知道高跟鞋还有这样的用处。

 

对方吃疼的倒抽一口冷气,连同他尽力想要挽回了完美笑容也变得有些扭曲起来,这让在其看笑话的爱德华开心极了,以至于他都没有发现对方趁着自己因惯性旋转而刻意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

 

在肖邦升c小调圆舞曲的结束一刻前,爱德华因之间加速的高潮部分而慌了脚步,凌乱的步伐和他还穿不习惯的高跟鞋让他不由得咬紧嘴唇,汗如雨下。

 

“爱德华,放慢脚步,顺着我的指引就行。”罗伊弯下身子,凑近爱德华的脸庞轻声说到,从外人的角度看上去就像罗伊在亲吻对方的脸颊。

 

一瞬间的亲昵举动和太过凑近的距离让爱德华一时间感觉气血上涌,蔓上脸颊和耳根,从腹腔之中泛滥的酸涩和复杂的情绪不断地发酵着牵扯他的思绪和意识。

 

他只好别过头,游离着眼神,避免一时间的视线交汇引起令人难以言喻的尴尬。

 

一曲终了,爱德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想抽了魂一般。他跌跌撞撞的想要推开紧紧搂着自己腰肢还不知度的那个老脸不知羞耻为何物的无能。

 

特么的,跟罗伊那个混蛋,跳个舞那么累。

正当爱德华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罗伊招手向服务员示意,他低声与女服务员交谈了一会,看的爱德华一愣一愣的,然后就看到女服务笑颜如花地跑去对面桌去拿饮料了。

 

“你对付女人真有一套。”爱德华恶狠狠地带着颇为鄙夷的眼神看着罗伊,仿佛是想将对方灼出一个洞来。

 

“要我传授一下嘛?”对方很不知廉耻地低声笑了起来,让本来就很火大的爱德华恨不得现在就有个刺客狠狠地扯破他那令人恼火的脸皮,看看到底是有多厚。

 

“多谢,我想我用不着。”环抱着双臂的爱德华往舞池的边缘走。

“女士,这是那位罗伊先生点给你的蓝色妖姬。”

回转过身刚刚的那名女服务生用着恭敬的话语一手托着托盘一手递来盛满蓝色透明液体的高脚酒杯。

 

如果硬要形容那是怎样的一杯酒的话,爱德华大概只能想到那像是稀释了大量水的硫酸铜溶液,倒是挺好看的。至于好不好喝,全靠天命。

 

“谢谢。”爱德华尽量放柔自己的声音,好让他更像一名优雅的淑女。

女服务生弯了弯腰带着行业行规一般标准的笑容背过身去离开了。

 

“我是不是该感谢你这次没给我点牛奶?”看到罗伊带着同那女服务生一般标准的虚伪笑容一边说着抱歉一边毫不留情地拨开簇拥着穿着各式华服的贵族迎面向自己走来。

 

到哪里都扎眼到不行的装逼狂魔罗伊马斯坦,你被刺杀真是纯属活该。

爱德华如此想到。

 

“爱德华,你作为我的贴身保镖的同行不该出面想想办法吗,看我被一群女人围观的样子是不是感觉特别...”

 

“活该,你被刺杀纯属活该,罗伊。”爱德华接过话头,毫不留情面地说。他没想到自己留存于心底的想法会就这样简单的说出口 。

 

“而且我感觉你并没有什么不快嘛,短短几分钟的功夫就吸引到这么多年轻的可能单身可能沦为人妇的贵族淑女为你躬身,我想有不少人羡慕都来不及。在这种情况下,突然被枪击中心脏,倒在簇拥你的贵族的血泊之中,也没什么不好的。”

 

爱德华喝了一口罗伊为他点的蓝色妖姬,酒精的醇香弥漫在口腔之中,

说实话这是爱德华第一次喝酒,虽然他还差两年才到正式的法定可以喝酒的年纪。当然啦,比起每次罗伊带自己去宴会就喝果汁亦或是牛奶还得看着对方赤裸裸地流露出作为大人的优越感和得意洋洋的罗伊式嘲讽来说,这次待遇终于正常了一点。

 

他应该说终于嘛?

 

“你这话说的真令我寒心,爱德华。亏我们还是维持了下属与上司的关系整整四年”

“屁,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做你的下属了,跑东跑西跑断腿不说,”爱德华抱着双臂,晃了晃酒杯,随着惯性流淌的酒液在光路琉璃的光华下闪闪发亮,

“还得天天交那公式性的无聊报告书,还得面对你那张万年不变的嘲讽表情,说着'哎呀,我亲爱的钢,你真是爱给我找麻烦。'真不知道是谁给谁找麻烦!”

“是吗......”罗伊拿过爱德华晃着的酒杯一饮而尽。

“喂!罗伊,我才喝了一口诶!”

 

接着事情发生了质的变换,他被对方强硬的按住了后脑勺,他看着罗伊写满笑意与温柔的深灰色深邃双眸在流光溢彩的灯光下紧紧地凝视着自己 而又显得令人头晕目眩,他逐渐靠近自己的俊美的脸庞被渡上了一层柔和的白光,逐渐缩短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身后传来歌姬高亢而悲凉的虚幻音节,流淌在指尖的钢琴声同着凄美的拉高音弦的小提琴,像是顺应着推向最高潮的故事情节,蒸腾与绣满镂空的复杂而精致花纹的怎么也望不到顶的圆形穹顶。

 

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他害怕,他迟疑,他犹豫,他的大脑在一瞬间当了机,而变得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这时候他是不是应该推开他,是不是应该不顾一切的夺路而逃。

 

尽管那样会变得很难看,尽管那样会成为全场的笑料,尽管,尽管。

 

本应如此 。

 

他放弃了。

或许说是在他的大脑短路过后重新运转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他感觉到对方挑起自己的下巴,像不让他逃跑的,双唇相印的柔软触感。呼吸瞬间急促,从腹腔传来的奇怪的激流,逆流而上,血液上涌,心脏被瞬间揪紧,荷尔蒙同着血清胺一起像是毒品一般侵蚀他的精神和思维。

 

冰凉的酒液随着对方侵入自己口腔的时候一同被运送进来,弥漫在舌尖的醇香同着辛辣迅速扩散在急速上涌的血液之中,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酒液的辛辣,呛得他快要流下眼泪。他难过地捶打着那人的胸膛,想要快点结束这场闹剧,但是对方显然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他,熟练地在口腔之中搅动的舌头和轻柔的吸吮着自己唇瓣的对方的唇,蓝色妖姬独有的醇香燃烧着爱德华的理智。

 

他快疯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也不知道对方为此的意图是什么。那是超出他仅仅只有十六岁的大脑所可以思考的范围。他有一种无数个日夜所期盼的愿望被意外实现的狂喜,同不知从哪里涌来的无尽悲凉所包围着,虚幻,不真实的宛如梦境一般的体验让他快要站不稳脚跟。

 

他想如果换上任何一个优雅而端庄的女性于他现在的处境的话,在心中必定感受到的这宛若只会在童话故事之中才会发生的,被宛如白马王子所救赎的,充满幸福的爱情故事。说不定待会全场就会随着音乐的结束而附以热烈的掌声,祝贺着一对被万众所瞩目的恋人的诞生。而那时候,他说不定也会掩藏着自己的感情而微笑着附以虚伪的祝福。

 

可是,他没有。他有种被当做跳梁小丑的措手不及和对于世事无常的极端质疑、苍白无力已经无缘由的悲恸。

 

他只知道再这样下去他快站不稳身子会成为整场宴会里的焦点。

不,他已经成为这场宴会的焦点了。

 

他感觉到无数的视线同着凄厉同着嫉妒同着玩味同着幽怨。化作一道道利刃穿破他可怜的奄奄一息的心脏。

 

舔舐完唇边的最后一滴冰蓝色的酒液,罗伊缓缓地放开爱德华,对方剧烈地咳嗽着,呼吸着,像是溺水于大海之中颤栗地紧紧裹着自己身子而又发着抖的溺水者,被酒液呛到而激起的生理盐水润湿了他发红的眼角,黑色的裸露在外的蕾丝帽檐投下细密的阴影,从水晶吊灯投下的无尽光华笼罩着他穿着白色礼服的美丽身影。

 

他一时间惊愕于对方的显露出的不同常日的坚强之中的脆弱,半残雾气的金色眼眸抬眼,视线流转交错,散落的金发随着忽如而来的旋风掀起,爱德华隐隐地感觉有点冷。

“爱德华,你今天真美。”罗伊弯下身子凑近爱德华的耳畔轻轻地说到。


评论(1)
热度(92)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