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前篇】宴会

#如题,是宴会的前篇一部分。

#考前作死系列

#爱德女装设定

#礼服设计是和入Lolita裙的基友讨论的,所以比较偏lo风,实际20世纪初衣服应该比较紧身,而不是本文所写的那么蓬松的....不过也就涉及那么一小部分,对此做个ps

#不知道有没有画手对此有考虑女装爱德的?我还挺期待我这么写好不好看的.....

 前文:【中篇】宴会


“爱德华,你完成了这些打算以后去干什么?”罗伊拿着对方递交的辞职信,撑着脸颊问到

“我还以为你不会收我的辞职信呢。回老家种地,拿出一部分我的研究经费去开发利赛布尔,做个资本阶级农场主什么的,说不定我还能就着自己的名声开发个什么经济旅游区,说不定过个一两年就赚个盆满钵满的。”爱德华挑了挑眉,吹去加了奶的咖啡散发的氤氲水汽

 

“哦?为我国的低迷的经济注入新活力,年纪轻轻就如如此现实主义的理想,符合你的人物设定。”罗伊调笑道。

“谁让某人连给自己做牛做马做了四年的得意部下买房子的钱都没有。真亏是史上最年轻的副总统。居然丢给我一套经济适用房就打发我了。连首付都没付。”

 

“亲爱的,内战还没结束,政权刚刚坐稳,”罗伊笑笑,“最近生活拮据,把大部分积蓄都投入到了国家的建设之中。况且你也知道的,最新报告的数据,国民经济下滑了超过百分之五,需要大量资金去重建居民用房,抚恤内战之中的灾民,和资产阶级大佬的重工业工厂,还有伊修瓦尔难民的居住问题,还有.......”

 

“行行行,你有理由,我没有,好吧?”爱德华翻了个白眼,“真亏你们这些腐败的政府当局在这种时候还拿着民众的血汗钱去办什么国宴。一届比一届豪华,烧钱。”

 

“那是以外交手段去寻求资金的解决通路。你也不希望我国特别寒酸的摆个圆桌方阵,猫在办公桌前,与外方代表促膝长谈是吧?而且...”

“营造亚美斯特里斯还十分强大的假象是吧,饿死的骆驼比马大,真是自欺欺人。”爱德华往后一仰,任由重力加速度将自己抛到对方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

 

说实话,他们还能如此笃定的坐在东方司令部聊天的机会不多了,甚至可以说是最后一次,毕竟,对方大概后天就要搬到那栋依旧辉煌耀眼的里森堡的中央军政大楼去了。

 

但是罗伊依旧如此没心没肺的与爱德华攀谈,说是攀谈还不如是调侃并且变相的表达自己被古拉曼丢的一手好锅——乱七八糟的政治形势以及快扶不起的经济状况,作为副总统还不得不得帮忙做如此理不清剪还乱的善后工作,而对方早就不知道以对外建交的借口出国去了.......

 

罗伊现在此时此刻特别想直接夺了政权,让登完大典就闪人的古拉曼难堪。你不仁休怪我不义!但是单凭自己并不宽广的人际关系以及过分年轻的,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资历成了他的最大弊病。年轻说是他最大的值得骄傲的一点,也是他最为头疼的一点。这使得他推行法案和动用国库拨款都要一次次的开会审批,还要经得议会的长老许可,才能勉强达到自己的目的,甚至还会有之缩水。所以他只好沉住气等待时机。

 

“现在国际形势紧迫不得不这么做。如果实在没地方住,你可以住我家。”

“...你说笑的吧?”爱德华吓得差点把手中的马克杯掉在地上。

“你说呢?”罗伊挑挑眉、

“还有明天晚上陪我出席晚宴,届时会有很多的名流和高层出席。”

“你不都收了我的辞职信了,还让我陪你...”爱德华嘟囔了一会,而后者笑着摇了摇头

“我们亲爱的人民政府的敬爱的副总统还没审批文件,对不对,我亲爱的下属,爱德华。”

“......无耻、”

 

——两个小时后——

“亲爱的,你这是什么打扮?我们是出席国宴,不是村干部联欢晚会。”

“...........我怎么知道去国宴要穿什么啊?我每次去不都是穿一套国家炼金术师的打扮过去的么....”

“算了,反正我已经帮你挑好衣服了”罗伊挑了挑眉,示意对方往自己眼神的方向看去

“罗伊,你确定那不是女装?”

“我确定以及肯定那是女装,我亲爱的。”罗伊整理好自己桌子上叠放的文件,头也不抬地回到。

“那你确定没搞错我的身份和性别?”爱德华顺着罗伊的目光往沙发上随意放着的白色礼服看去,半开背的交迭着丝带的绣着层层叠叠的蕾丝花纹和亚美斯特里斯的国徽的图案长至稍稍有点拖地,以及仿佛浪花般交迭的白色裙撑,还有配套的黑色交错着丝带的手袖、垂下葳蕤黑色蕾丝礼帽、半透明的白色连裤袜还有令人不敢恭维的长达十厘米高的白色高跟鞋。

 

爱德华不由得皱起的眉头,甚至萌生出立刻马上离开罗伊马斯坦这个变态的想法。

以及爱德华第一次看到完完整整的一套欧洲淑女服饰,除了觉得精致漂亮还有繁琐复杂以外,还有一种,这穿着真的不觉得麻烦或是热的疑问。

 

“我该说是你身材实在是太......”罗伊托着下巴,反复斟酌了好久才说出“小”这个字眼。

“不许说我小!”

“完全找不到合身的礼服。而且,女装也没什么不好的不是吗?亲爱的,你穿女装做我的保镖能更大程度的降低风险,也十分隐蔽不是吗?如果让名流和高层知道你失去炼金术这个事实的话...”

“..........那我能不去吗、?”被抓住把柄的爱德华无奈地拿起礼服,领在空中,歪着头注视了一会,好看是好看,不过更多的是对于明明国库空虚还用重金做这种尽管华丽但是完全不实用的衣服的如此局面的感慨喟叹。

“不能,爱德”罗伊毫不犹豫地斩钉截铁的说。

 

——...小时后——

“...混蛋无能!”爱德华身为男儿身十六年来第一次感到穿女装的困难以及羞辱,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这辈子都要离罗伊这个混蛋远一点,省的自己的自尊频频受挫,羞耻心频频刷新新的记录。

“爱德,我已经帮你省去了穿束胸的一步了,毕竟、束胸的痛苦......可是难以想象的、”罗伊站在门外,听到对方几乎破口大骂自己的这份“人道主义”以及东西打翻的一片狼藉。

“我这可是为我亲爱的下属着想不是吗?啊、桌子上的马克杯里面还有咖啡,别打翻了...”

“.......我想你可以去和大象比比谁的脸皮更厚了。”爱德华很努力地与礼服做着斗争,扣上半开后背的最后一颗扣子,别扭地绑好系在要上的蝴蝶结,他第一次觉得比参加宴会来说,穿礼服也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尤其是女性的长裙和高跟鞋。虽然繁杂的贵族礼仪也十分让人讨厌,不过当下最为难以解决的应该就是如何成功的穿上高跟鞋还能保持平衡地去给罗伊开门这件事。

 

“...可以进来了、”在扶着墙面多次试图走路都险些摔倒后,爱德华立刻打消了自己穿着高跟鞋给对方开门的想法,虽然挺有不甘,在穿之前甚至也有过想让对方对自己刮目相看的想法,不过随着这微妙的平衡在顷刻就会消失而立刻打消。

“亲爱的,第一次穿女装感觉怎么样?”罗伊打开门,深绀色的类似西服设计礼服和剪裁合身的西装裤,穿在对方的身上显得十分的合适,简单干练,无需复杂的花纹装饰,而显得落落大方,彬彬有礼。

配合对方一如既往的罗伊式笑容,应该真的会吸引不少女性驻足目光。作为一国副君竟如此年轻,大概是很多贵族所无法想象的事情吧。

 

“...如你所见,糟透了。”撇开对方满含笑意注视自己的目光,爱德华感觉自己脸颊发烫,呼吸急促,恍惚之间竟有一种觉得自己快要发烧般的错觉,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对方穿除了军服以外的衣服,不过穿戴的如此正式的倒是头一次见,惊艳以及炫目,难以挑出错误的完美无瑕以至于爱德华只好拍了拍自己脸颊,嫌弃自己脸皮还太薄,只好咳嗽几声,缓解尴尬。

 

“不、亲爱的,你看上去完美极了”黑色的军靴敲打在司令部的木质地板上,回荡出弦音,罗伊顺其自然地撩开垂落在自己肩上的金发,而别到耳后,以一种欣赏艺术品的目光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地扫视了一会,满意地点了点头、

 

一时间爱德华僵在原地,竟忘记推开看上去就像在吃自己豆腐实际上也是在吃自己豆腐的罗伊。从血液之中逆流而上地流窜到脸颊的暖流灼烧着理智,爱德华忍住自己快要腹腔之中泛起的酸涩,努力地偏过头去。

 

他想起他有次因战斗时发绳被意外弄断而不得已散发回到司令部交文件的那个黄昏,罗伊马斯坦也是抱着如此暧昧的笑容称赞自己金发和金眸的,那时候他才刚满十二岁,才刚刚认识罗伊马斯坦不到两个月,只记得当时自己仿佛火烧般的脸颊以及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别多管闲事”,却换得对方埋没在白色文件里的低沉的笑声,而懊恼了半天。

以至于以后终于知道罗伊马斯坦的风流的品行,以及哈勃克惊讶地说,“你真的不知道你自己是个美人吗?”时候的态度,才真正意义上的明白当时为什么罗伊马斯坦会笑的那么夸张。

不过也是自从知道了罗伊马斯坦是如此风流之人后,对于各种赞美的话,也就只当礼节性的赞美了。不过,爱德华特别庆幸自己当时让阿尔方斯坐在咖啡馆里等自己回来,否则当时的那个场面觉得能成为人生污点之一,而被阿尔啼笑皆非个好长时间。

 

爱德华过了好久才吐出后文

“.....你能不用你撩妹的一套来撩我吗、”

“哦?是吗、我不觉得这是在撩你啊?我只是在正当地欣赏我所挑选的衣服以及我亲爱的下属所穿戴出的美丽罢了、”罗伊玩味地笑了笑,“如果是盘发的就更完美了。爱德,我敢保证你现在出去走一圈,整个中央司令部没有一个能认出你。”

“鬼才会穿着这套衣服往司令部逛一圈!”

“那可真是可惜了,”罗伊马斯坦摇了摇头,并扼腕惋惜,

“爱德,你会跳舞吗?”

“提这个干嘛?简单的当然会、”

“那你能穿着高跟...”

“你饶了我吧!我现在站稳就不错了。”爱德华摇了摇头,仿佛拨浪鼓一般,后者沉思了一会,无奈地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把手给我。”

爱德华不解地眨了眨眸子,反倒是往后缩了缩,

“我又不会吃了你,你往后缩干嘛?”罗伊一时间哭笑不得

“谁知道你在打算什么、!”

“....去宴会肯定得跳舞、这是雷打不动的事情。所以我现在简单地教你如何跳一场正规的交际舞,把你那围在火堆边上跳的乱七八糟的统统给我忘掉。”

“谁特么在火堆旁边跳篝火舞蹈啊?!!还有这是谁的错,才让我不得不穿着高跟跳舞啊!!”

“....你倒是给我感恩戴德地认真学习,你以为能有人像你一样幸运的让副总统教你跳舞?”

“谁也没想过副总统会让呆在自己身边四年的最大功臣穿女装和自己跳舞吧?!!”

爱德华白了罗伊一眼,却也只好把带着手套的手交递给罗伊,后者顺其自然地接过而放在唇边亲吻,牵起爱德华的手,半搂住对方的腰肢,迈出左脚,

不过这些亲密动作倒是引得爱德华一时间愣在原地,没有反应过来,

“专心点,爱德,除去驱车前往举办地点的时间,我们还有只有不到四个小时可以练习了。”

“......我知道了,”爱德华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他漫长的练习之旅。

 


评论(7)
热度(66)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