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杂谈】关于狛枝凪斗、神座出流以及日向创三者关系..

#如题,是个杂谈向的东西。

#弹丸3开播有感而发、14年入坑的老人的喟叹

#个人意见、不代表任何官方观点、建议通一遍游戏或是看一遍实况帮助了解角色形象

 

BY 渊默

 

弹丸3开播真的是十分的开心!感觉自己都要飞起来了、说实话早起中二年纪也是有写过弹丸2坑的后续,不过现已成坑,不过官方愿意补坑的话,我倒是也完全没问题的啦,最多打脸( ̄ε(# ̄)啪啪啪.......说不定有空给狛日埋点土...

既然弹丸3绝望和未来都开播,肯定会有很多没有玩过2代以及绝少的孩子,在此,悄悄地发个cp角色性格的14年入坑的老人的个人感觉...欢迎补充

 

从希望开始:作为希望教员,教主宣扬的希望怎么能不知道呢!当然是要满满的真心去体会了!(比心

 

2代时期:教主对于希望的经典原话就是希望是由具有向前意志和才能的人所创造的绝对美好的东西。才能者散发光和热的闪光点的感觉。

教主喜欢的这种希望就是具有绝对才能的(超高校级xxx)真圏善圏美的集合体的感觉。

但是强调了一定要是“才能者”,没有才能的人,是不具备如此闪耀的希望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否则也不会有五章那么惨痛的故事了。)

 

而绝望时期的教主对于希望的定义则显得比较常人化:由弱者努力而战胜强者,由弱小的希望努力而战胜强大的绝望,那样迸发出来的美的集合体。这边则没有强调“才能者”,很大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看到许多的才能者都陷入绝望之中,而看上去最不具备才能(超高校级的幸运成为了“超高校级的希望”,这样意外的展开。

{个人觉得正因为狛枝自己也是幸运,所以觉得只具备幸运这么不值得一提的才能的人根本不能和别人具有的其他的美妙的才能相提并论,所以才觉得苗木是一个意料之外的希望吧、也完全颠覆了自己所认为的希望、})

还有当时绝望时期的教主是没看到直播的,对于自己没看到渺小的希望成功战胜强大的绝望的悔恨以及不甘促使着教主开展了绝少的一系列行动,比如想着把困(苗木君的妹妹)塑造成希望,(隔壁莫娜美是想塑造成绝望的二代盾子呢、可是意外的同一战线),比如想着把莫娜美塑造成二代盾子的绝望......

{一个由没看到实况直播的希望厨报圏复圏社圏会的行为举止(x)}

 

对比绝望时期的教主对于希望的定义,深刻觉得官方深深的恶意以及讽刺啊、

如果让绝望时期的教主看到2代的日向君的身姿会怎么样呢,如果让2代的教主看到神座出流的样子又作何感想呢.......

个人认为前者绝对仰天长号,这TM就是老子找了无数年,无数歧途上的天使啊!!!这才是我要的希望啊!!!日向君prprprprpr~...然后就会变成一个绝望被预备学科{自己以前最看不起的普通人}所拯救,还天天痴汉的故事了、[狛枝:日向君的身姿是希望的身姿,是未来的身姿......多么斯巴拉西的事情啊、像我这样的社会的残渣能够瞻仰、接近这样的希望、我...我愿意为您做出任何事情、哪怕献出生命!]

但是这是一个悖论,如果没有绝望的教主,那么也不会有后续的2代的故事,那么更不可能有被誉为“超高校级的未来”的日向创。

[说多了都是泪、]

 

后者可能一开始会认为对方是自己所苦苦追寻的希望,但是接触久了,才知道那不是自己所希望的那个希望吧、完美地具有所有的才能,却深深地陷入无聊的绝望之中,那样的人工的希望,怎么会是自己所希望的真圏善圏美的集合体呢!然后转变态度,想起了日向的好,然后痴汉的prprprprprprpr.......{狛枝:其实日向君才是具备了所有完美的才能的天使呢、!如果神座君也是日向君你的一部分的话,也就意味着,你的才能是无限的呢、那么就由我,成为希望的垫脚石,为开发你的才能,献上一臂之力吧!←可能会是这样的展开。}

[也还是说多了都是泪、]


反正都是官方的恶意就是了!但是没有现在的对于预备学科如此嘲讽的狛枝,没有对于没有才能的人的鄙夷,没有对于不同的希望论的碰撞怎么可能会塑造出如此戳人心的披着恶魔外皮的天使,站在绝望一方的向着希望的、狂信者呢。(叹气)

不过其实在5章的时候,教主知道日向君是预备学科的时候,其实还是处于很大的惋惜的态度的吧,如果日向君有那么一丁点的希望,教主的可能就会为保全内奸(七海)和日向君所努力吧、(不过既然全员都是绝望的话,其实也说不准呢、)也许,5章的故事可能就不会那么决绝,可能教主还抱有一点幻想,说不定以现在的日向君的身姿能够战胜一起绝望的过去,能带领着大家走向崭新的希望。那样的想法。

 

不过都是夙愿了、最后尽管对于日向君所闪耀出来的希望有那么点认同和喜爱,但是毕竟不是自己所希望的那个希望,最后以保全希望为主而使其全部葬送了呢、但是,其实心里还是有点盼望着日向君展现出希望的身姿破除自己所设下的陷阱的感觉呢、哪怕不是自己所希望的希望,却依旧闪耀着吸引着自己的目光、[狛枝:日向君真是、在无意识之间做出色气的举动的一脸无辜的纯真天使呢、也许日向君的才能是“超高校级的色气偶像”?日向:这是什么鬼啦?!(炸毛)]

 

综上是个人对于狛枝的分析、果然希望厨大部分都是讲解他的“希望”。

不知道绝望篇的教主是以什么姿态出现着的、有点期待呢、www

 

从绝望结束:

 

个人偏向,神座出流是日向创的一个人格而不是完完全全两个人,个人觉得神座出流的人格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在2代的故事里仅仅只是沉睡着,或是醒来了也只是淡漠地看着日向君的举动而没有多加干涉,正是因为他的“完美”,也因此无聊,所以才会看着由日向创这个人格控制日向君的身体,看着日向君一步步成为超高校级的未来。所以,正是因此,说不定当时的日向君是具有完美才能只是自己没发现呢、(从某种意义上这是完完全全符合2代狛枝对于“希望”的定义呢、只可惜...如果情报完整的话,狛枝可能真的能活过6章醒过来吧、)

 

日向君作为预备学科的那一时期,其实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作为没有才能者的无奈和饱受欺凌和鄙视的绝对不美好的时光呢、那也是为什么狛枝说日向君和自己也也有相似的地方、他们同样都是对于才能的执着导致了他们以后的命运、如果日向君没有那么希望成为才能者,那么他根本不可能花大价钱进入希望之峰学园,也不可能接受成为神座出流的实验,成为完美的却一出世就对于世界感到深深无聊的绝望的人工希望。


那也是令人惋惜也是官方的恶意。如果没有对于才能的过分执着,对于希望的微妙共鸣,那将不存在神座出流和人类史上最大最恶劣的事件(神座毕竟是很大的一个诱因、)更不会有1、2代的故事,也就根本不存在弹丸论破的故事。可能狛枝和日向还是会见面,但是绝对不会有那么深的羁绊和因缘了,可能仅仅只是形同路人,可能日向君还在寻找自己的才能、狛枝还在寻找自己的希望。

如果要问神座与狛枝的关系的话、我个人认为他们几乎没有交集,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关系。但是,神座的出现完完全全否定了2代狛枝的希望论,也完全不符绝望时期的狛枝的希望论。他们可能对于某件事情有着惊人的看法和意见,但是绝对不会成为朋友,

(朋友的定义是特定条件下由双方都认可的认知模式联系在一起的不分年龄、性别、地域、种族、社会角色和宗教信仰的相互尊重、相互分享美好事物、可以在对方需要的时候自觉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的人及其持久的关系,其最高境界是知己。)------源自百度百科。

所以他们不可能成为朋友、


狛枝也绝对不会对于神座的人工希望着迷吧、毕竟狛枝喜欢的是美好的东西和漂亮的东西。神座,不具备他所想象的真圏善圏美的希望。而神座可能觉得狛枝是可供自己消遣的对象,有点意思的杂鱼,稍微可以玩玩的废物这样。←完完全全抖s...


基本完全敌对、也不可能产生狛枝对于日向的那种深沉的感情。最后会变成病娇、黑化的囚禁的故事的...而且完全不是因为爱呢、(叹气

 

正是因为命运的必然和偶然性,他们才得以相遇,才会发生这样的故事和结局。

他们看上去好像全无关系,实际却又紧密相连。那可能便是弹丸所想表达的东西,希望与希望之间的碰撞,命运与抉择的交织,角色与角色之间的编织出来的真实与谎言、生存与死亡、绝望与希望的序幕与结局。

 

由衷的希望官方能在绝望篇和未来篇解决掉那些恩怨情仇、给二代众一个完美的结局~!

(顺便一提个人觉得未来篇的boss多半是莫娜美没跑了、毕竟绝少花了那么长的时间铺垫,狛枝还精心栽培,不是莫娜美突然换个人也说不过去......当然不排除雪染是黑幕的嫌疑,如果官方想玩一代的套路的话)

 

非常感谢大家看了我这么多废话、

欢迎讨论和补充~!


PS:没想到真圏善圏美是敏感词......找了半天、

绝望篇的教主好单纯不做作!!!如此爽朗的单纯的笑容简直prprprpr...

日向君竟然如此早就要实验了???心如刀割、

还有娜娜米小天使,可爱飞,但是感觉一种越甜越虐的感脚、(对未来产生了害怕)

评论(5)
热度(43)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