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焰钢】没有缘由

#好久没更文,拿以前写的短篇凑数(...)
#极短篇

爱德华第一次觉得他的人生就是一场哪个无良作者在他无聊期间所创造巨大的狗血剧本,而书写这份跌宕起伏,乱七八糟,错综复杂的不是别人而是这迄今为止他都大喊操蛋的命运 。

他怔楞地看到罗伊马斯坦包裹着白色发火布的双手握住坐在咖啡馆里的,对着罗伊充满幸福地微笑着的年轻女子,满目对着爱情的忠贞不渝 。

一时间五雷轰顶,涌上脑门的不知来何缘由的怒意让他几乎快要站不稳身子。

去特么的忠贞不渝 。去特么的爱情。

爱德华咬牙切齿。

他本以为自己早就习惯面对这一切的。毕竟他已经无数次同阿尔无聊在大街上闲逛地时候撞见被誉为风流之人的罗伊马斯坦握住过无数年轻女子的双手,虔诚地亲吻她们的手背,说着爱德华觉得那个人说出来居然不感到害臊的情话。

本应如此。

他想起他早在两年前的年少轻狂使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无缘由的愤怒而不顾阿尔的反对,执意地气势汹汹地拉开咖啡店的门闸,清脆悦耳的铃铛声随着他粗暴的动作而扯出破碎的呻吟。

他板着脸,迎着众人诧异的眼神而面对着惊慌失措的盘着金发的浓妆艳抹的女人同变了脸色的罗伊马斯坦。
一时间,所有的话语在出口前都变得苍白无力,他惊讶于他在此时此刻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他有什么理由又用什么借口去介入罗伊这百年如一日的乱七八糟的人际关系呢?而对方真的在意自己——仅仅只有十四岁的对生活年幼无知,对爱情懵懂茫对世间百态惘然的自己的一个下属?

他放任自己的自由,平等的看待自己存在的价值,并遵从自己与他约定俗成的等价交换。
他大可不必这样。
爱德华大可不必这样。

他应该匆匆在路过对方时,对罗伊大大的做出一个鬼脸,或是隔着玻璃窗对着罗伊做出他能想到的最脏的脏话去做唇形,不过结局可能对方会很轻蔑的回他一个他觉得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眼神或是换来对方一如既往的完美无瑕的挑不出任何一点毛病的被爱德华誉为充满骚气的那抹招牌式的笑容。

没有缘由。

然后他在一片缄默和交杂着看热闹,疑惑,惊慌失措的视线之中拿出他刚刚本要放在对方办公桌上却因对方不在而决定要当面交出的报告书狠狠地拍在了罗伊的面前的桌子,
“你要的。”
然后自认为没什么好说的转身。

拉着呆楞在自己身后的,久久的说不出一句话的阿尔
落荒而逃。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他隔着印照着红尘繁世的流华溢彩的透明玻璃窗对着坐在靠窗位置的罗伊轻轻张了张口,确定罗伊能看懂自己的意思而慢慢的说出他本应该做的一切。
他是不是该为完成了两年前自己所做不到的一切而感到无上的殊荣呢?
再然后充满一身正气的说,你做到了,爱德华,你做到了你两年所不能做到的一切。

可事实并非如此,他背过身去,掩饰他胸腔之中直冲喉咙而使话语的音调和语气变了意味的、染上心中泛起的酸涩和发红发烫的眼眶、几乎快要忍不住破眶而出的泪水,静默地往看不见尽头的道路上飞奔而离。

他好像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道路的尽头在哪里,一如他不知道自己若是完不成在约定之日到来之前自己所期望的,寻找回弟弟阿尔的身体,而应该经历的未来是什么。
他只能希望这样的未来不要降临在他的身上,而拼尽全力,哪怕伤痕累累,哪怕践踏自尊,哪怕豁出性命。

他想过要用尽全力去恨罗伊马斯坦的,因为是他将他的人生全部改写,因为是他怀着侥幸的希望,是他能让懦弱的自己找到了为阿尔赎罪的机会,可是也是他将他拉入黑暗而混沌不堪的军政,是他将他狠狠抛入现实的残酷,是他让他变得不像自己。

可是无缘由的从腹腔和胸腔之中涌动而出的,由脑内分泌而出的该死的荷尔蒙牵绊住了他的脚步,让他难以抉择。

他也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逃开罗伊马斯坦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老是一见到他就莫名的泛起他所意料之外的情绪。可是只有逃,他说。

罗伊本以为对方只是看到此情此景而鄙夷地做出了这番举动,知道他看到被阳光折射出的斑斓色彩才一时间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发生什么了吗?”带着白色礼帽的女性朝着窗外望了几眼,只看到来往的三三两两的人流和川流不息的车辆。里森堡一如往常的运转着,它繁华而又极具吸引人的空前盛世。
“啊,没什么,只是一只迷失方向的猫咪从我的窗前经过而已。”
他依旧淡然自若,游刃有余地站起身,从未褪色的笑容让他看上去是那么的强大,他短短地对爱丽莎说了几句话,那名善解人意的金发女子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而点了点头。

他向服务员招了招手,飞快地买了单,拉开门闸,春寒料峭的冰冷气旋瞬间冲破咖啡馆的暖意融融,一时间让他觉得很冷。他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再一次落荒而逃的金发少年总是生存于这份寒冷之中,却硬要逞强,豁出尊严,豁出意志,豁出性命,豁出他所拥有的一切,去拼尽所能地保护他所拥有的一切。

他想命运是不公的。
他四处寻找的那个身影在他站起身的那一刻早就消失到了他看不见的地方去。他明知道的。

但是他还是站了起来,他还是尽其所能地寻找着爱德华。

他觉得,那是他不得不做的事情。
没有缘由。

评论(4)
热度(23)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