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维勇/17贺文』 GOOD MORNING ,MR.DAWN.早安,黎明先生(1~4)

#多视角(?)

#(真)摸鱼习作

#肉渣渣渣和一堆糟糕物.....(捂脸跑/////)

#大概不会ooc(努力、)

#依旧感谢洋子的歌声能一直陪伴我跨年写完这些、

虽然感觉距离完结有一段距离...

#有关于任何日语使用错误问题,请尽情指出!会努力纠正的!

 

1 -

 

 

  勇利是被昨晚上没拉的窗帘、透过透明的玻璃流淌进来的明晃晃的阳光给照醒的。他感觉到单薄的眼皮并不能阻挡这愈发猛烈的光芒的照射而难过地抬手遮住了眼前的光亮,努力地睁开眼睛,上下翻卷的睫毛透出晶莹的光泽,无意间迎上早就清醒并且保持着难以寻味笑容的冰蓝色。

 

“お早う,勇利、2017新年快乐~”后者右手拥着他,左手抚摸着他的头发,逐渐熟练地使用仍就饱含着浓郁的俄罗斯口音的日语。被阳光照耀的闪亮亮的银发确实好看,它们轻盈地凌乱却又井然有序的在那个人的身上描绘出柔和的色彩来,随着那人温柔的眉眼,而安静地晕染那份微笑的深情之中。当然,前提是无视对方赤裸裸的裸露出来的胸膛以及流畅的无法让人移开视线的肌肉线条。

 

“....お早う、Victor..嗯、”勇利紧紧地皱着眉头又缓慢地舒展开来,昏昏沉沉的脑子像是被灌了一层厚厚的蜂蜜,黏腻地拒绝思考。他揉了揉眼睛,高度近视的眼睛并不能很好地看清挂在对侧墙上的时钟究竟是几点,而选择放弃似的侧过身子想要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

 

牵一发而动全身,全身的疼痛像是翻江倒海地席卷着处于浪潮中心的勇利,他迷迷糊糊地大脑潜意识拒绝的信息,随着维克托从背后将自己抱回床上而裸露在空气中的大片皮肤开始,全然崩溃。

 

零星的记忆碎片疯狂地涌入那可怜的奄奄一息的处于茫然不知所措的大脑之中,

 

拥抱、kiss、酒......很多很多的香槟、82年的葡萄酒、乱七八糟起哄的声音、宾馆....嗯?、然后是什么...

暧昧的纠缠的一起的灵魂,伴着昏暗的灯光和轻柔的音乐...

 

还有维克托深情的在耳边宣誓。

 

快要停止工作的大脑随着勇利眉头紧锁,以及朦胧地意识到事态似乎朝着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而变得表情复杂和不可思议。

他将视线慢慢地移向维克托微微挑起的眉眼和意味不明的笑容,感觉心底似乎咯噔一声。

 

“勇利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从早上醒来开始就心不在焉的感觉。是没睡醒吗?”维克托右手撑着自己的脸颊,指尖游走在恋人的脸颊,轻柔地像是抚摸天使的羽翼,沿着既定的轨道划过对方的唇,摩挲着柔软的唇瓣,看见对方近乎呆滞地注视着自己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莞尔一笑,

 

“勇利,忘记了吗?啊、勇利一喝酒就会忘记发生过的事情呢。诶~、那可是非常可惜。昨天的勇利真是十分的主动、十分的惹人怜爱。”

 

仿佛带着流动的火焰,指尖划过的动作莫名地让勇利感觉有些难以言喻地色气。像是将荷尔蒙倾力发挥到极限的恐怖,冰蓝色的眼睛像是黑洞一般将他的目光牢牢的吸引,让人怎么都移不开视线。

 

勇利隐隐地料到了维克托暧昧话语背后的深层含义,却又极力地想要反抗这般命运的选择。

他颤抖的、尽量婉转地询问问题的答案,

“..维克托、我们真的....发生....”

 

简单来说,只是接受不了现实罢了。

 

“就是勇利脑海里想的那样、不过现场可能会比勇利脑海里想的更激烈一点。”

 

指尖停留在勇利心脏的位置,他感觉他的心脏骤停,呼吸顷刻凝固。仿佛晴天霹雳地降临、连同话语都无法准确的表达他现在复杂的心里感受。

 

是狂喜?是深谙抱歉?还是幡然悔悟,想要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对于以传统亚洲的含蓄美为标准审美,连同传达爱意都借用月色抒发自己的爱恋之情的日本人来说、

 

“这很令人惊讶吗?勇利?你们日本人不是还会开发一些很奇怪的道具、嗯...称作xxx play?”维克托开始努力回想起他人生之中收到的第一份以某当红日本女优拍的写真为礼物的十四岁生日宴会,还有克里斯细心地包装着的避/孕/套。说实话到底是谁送的,写真之中究竟有什么内容,早就没有印象。

 

“请不要用这样的想法看待所有日本人!”

 

勇利感觉自己现在当场作出土下座都无法洗清外界对于日本的奇怪却又真实的看法...

以及维克托对于自己的微妙误解。

到底是什么时候、抱着多么糟糕的想法、那些糟糕的大人会做出那些如此糟糕的东西啊啊啊、还形成了奇怪的产业链啊!年年不绝,成为一大特色和亮点啊!

 

“wow、标准日本人道歉姿势!Amazing~!”

 

“请一生都不要踏入秋叶原里的成人区!虽然、虽然大概全年龄向也不能保证完全不....”

话语越说到后面越没有底气。

勇利感觉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

 

 

2-

 

  接下来起床、洗漱以及和解的过程,让勇利感觉无比的艰难。后者边穿衣服边义正言辞地表示这是更多的了解勇利和了解日本文化的过程。虽然后者在自己反复威逼利诱下同意不去涉及、不去因为那些糟糕的东西而投入过多的好奇心,但是看着对方愈发闪亮的满满都是兴趣的眼神之中读出了不详的征兆。

 

他对着穿衣镜,无奈地看着自己胸前、大腿根部、背部、尤其腰侧的些许有些发红发紫的吻痕,慢慢地被一层轻薄的白色覆盖,以及低着头,过长的刘海挡住对方左眼,细心地帮自己扣衬衫扣子的笼罩在朝阳的晨光下光彩照人的维克托,竟连同那些所莫名执着的、所尖锐不易靠近的,悄然瓦解。

 

可能是过久的独自一人品尝孤独,让他有些难以用言语去完美地阐释、表达,他将那些斗胆称之为“爱”的东西放在了人生的天平之中最难以失去的位置。那是他一生最值得骄傲和自满的筹码,却永远都不会以此作为交换。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揽住对方的脖子。一时间四目相对,流动在眼中的偏转流离,挣扎着萌发的感情孕育而生,他闭上眼睛,慢慢缩短距离,轻触唇瓣间的柔软,迎上对方火热的

吸吮和纠缠。

 

温热的喷洒在鼻尖的气息混合着些许古龙水的味道,吞咽下弥漫在舌尖的甜蜜,交换所共有的呼吸,松开唇瓣,牵扯起两人的线。他睁开眼睛,对方细细密密的银色睫毛掀起细碎的风,轻柔地扫过他的鼻翼,

 

“勇利,真是变得大胆起来了呢。”扣好最后的一个扣子,将仅仅穿着自己长袖衬衫的恋人横抱起的甜蜜刺激着维克托忍不住亲吻对方一时间因离开地面和重力,而惊慌失措的脸颊。

勇利恍惚间想起对方一直碎碎念很久,并且各式给kiss找的理由和借口的,最终都归为

“勇利的早安吻、午安吻、晚安吻,真想要啊~”的残念表情。

 

那么现在完美的拿到了成果的俄罗斯人恐怕会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得意从而炫耀起来吧。

勇利勾起嘴角,秉持着似乎是女王巡视守卫着王宫的骑士般的威严。

“早安kiss还满意吗?”被轻轻地放在沙发上,轻而易举地扯过对方的领带,凑过对方的耳畔,满含着笑意说道,

“非常满意,我的queen”非常识趣的维克托单膝跪地,优雅地捧起对方的右手,向着在朝阳的晨曦下闪耀出光泽的戒指落下一吻,像是为勇利在自由滑时注入力量。

“非常愿意为你效劳。”

 

他注视着对方轻轻歪头扬起的发丝,以及满目之中蕴含的深情而忍不住笑出声。

 

“勇利?我这样很奇怪吗?”维克托皱起眉头,百思不得其解为对方套上西装裤,

“这就是日本人玩的play,明白了吗?”勇利小心地将扯的有些松动的领带重新系好,活脱脱像是一个将丈夫送出家门前的妻子,

“这就是日本人的play吗...”系好领带、套上皮鞋、打上发蜡,维克托托着下巴看着按照自己的品味打扮得体的恋人,半带着赞许以及疑惑的口吻,“还真是和想象的有些不一样呢。”

“是那样吗...”心里没底的勇利站起身来,重新戴好眼镜,“我还以为维克托会喜欢的呢。”

 

维克托注视着对方略带遗憾的表情,嘴角牵出了一个笑,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薄荷糖,倒在了自己的手心。勇利想起来维克托的生活似乎是离不开糖的,无论是巧克力、水果硬糖、软糖、薄荷糖,按照本人的说法是因为为了不抽烟所找的代替品,同时也是寻找灵感来源的神的食物,不过有伏特加的话,似乎任何奇怪的癖好都可以顷刻舍弃。

 

大概爱喝酒是所有俄罗斯人的天性也说不定,就像日本人都热衷于喝茶,美国人都习惯性地早上来一杯咖啡。

 

“我很喜欢,勇利,”接着维克托将手心的糖送入口中,凑近勇利的唇边,“它会是我新年第一份收到的最好的礼物。”继续他们甜蜜的早安kiss。

 

 

 

 

 

3-

 

 

  站在门口的服务生小姐按捺住自己跳的飞快的心脏,伸手触摸门铃,近乎是一直用托盘捂住自己发红发烫的脸颊,躲在餐车后面,努力地使自己的声线尽量不那么显得颤抖地问出“先生们,要点餐吗?”同时又觉得自己的表现有些过于奇怪、明明她从不腐、也不入圈的啊!

 

  她早有耳闻,同住在这个五星酒店豪华双人房的两位是花滑界模范夫夫(虽然据说认识还不满一年),但无论明着秀恩爱还是暗着秀恩爱都会被闪瞎带着墨镜的24k纯铝合金狗眼,以及包括被自己闺蜜安利的各式mad、同人图、文、微博、lof大批量爆炸的信息,让这个单身了22年的女孩子心脏有那么一点支持不住。

 

 原来同人界是这么丧心病狂吗?!!!脑洞堪比黑洞啊!

 

“有那么夸张吗?只是一个眼神和拥抱就能说明他们俩真的是gay?而且这个银头发的男人不是经常在杂志的封面出现的男模?”

“啊、维秃只是经常代言啦,不过上比赛的时候倒是一直很任性地穿国家队服,也就当勇利教练的时候穿的西服是代言款,身材很好倒是真的。当然作为勇利粉的我来说,可以放心大胆的告诉你勇利的身材也超棒!清纯的外表色气的身体!Eros舔唇的动作超棒!”

 

  恐怕连同自己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的服务对象居然会是全世界花滑界的最闪耀的两颗星辰,如果让自家闺蜜代替这个职位恐怕得高兴的飞起来,360°无死角的旋转爆炸。服务生小姐脑补了一下自家闺蜜全程爆炸地拿着手机拍照、花痴地满脑子听不进课的模样,感觉恐怕在操场上再跑十圈都不成问题。

 

“还有他们之间是真爱啊,你要相信我。相信我混了十多年腐圈什么时候看走眼过。还有那每次出现都闪亮亮的对戒!根本就是订婚了好吗!”

然后闺蜜戳开前几天上微博头条的那个“日本王牌选手胜生勇利与其教练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表演滑【不要离开我伴我身边】”的男子双人滑视频。

 

“这个眼神怎么看都是动了真情而不是演戏。他们两个之间没发生过什么,打死我都不信。只有非常深爱彼此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像是彼此的眼中只有彼此了,而容不下其他别的东西。这样的爱情不值得被所有人旋转跳跃的、安心理得的爆炸吗!快点给我入圈啊~!”

 

服务生小姐反反复复看了很久那个视频,总觉得心里怪怪的,像是明白了什么,又像是什么都不明白,潜意识的拒绝脑海中的想法。服务生小姐想自己活了22年,从没觉得哪个哪个男星是一对,也从不追英剧,应该是一个纯种的天然直女。

 

“不过是过度yy的产物罢了。现实哪有那么罗曼蒂克。”

 

她按下了门铃,

 

 

 

直到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起。

 

 

4-

 

 

  房门被突然打开,靠在玄关前的墙边,依旧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人被门外的亮光所刺得一时间停下了动作,勇利搂着维克托的脖子还疑惑为什么对方停下了动作而偏头看到了站在门外吓得连托盘都拿不稳,掉在地上的服务生小姐。

 

  推着餐车的服务员小姐捂住自己快要出口的颤抖的尖叫,双眼放大地震惊地注视着穿着整齐西服、浑身散发着无法抵挡的荷尔蒙的维克托和压在墙上舌吻到一半而突然被人发现,羞得满脸通红到耳根的勇利,觉得自己像是做错事的坏孩子一样,把脸埋在维克托的西服里,试图逃过被服务生小姐难以置信的炙热的眼神所炙烤的凝视。

 

  简直没眼看!!!眼睛都不知道应该往哪放!这浓浓在做前戏的即视感是什么鬼?!!

 

  新年来的第一个早上就遭受到了巨大的暴击的单身狗——服务员小姐捂住自己的通红的脸颊,紧紧的咬住了下唇,同时在感觉自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22年来的理智、三观都在顷刻间崩塌,她羞愧地感受到了甜腻地快要掉牙的糖以及满满的世界的恶意。

 

 

‘这居然是真的!真是令人难以相信!’

 

让服务生小姐不由得两人想起了长情流水般缠绵的双人滑,和闺蜜一边兴致冲冲地向她安利时的情景,堪比传销。

 

“就像是眼中只有彼此般的深情”。

“他们之间当然是真爱。”

“我什么时候看走眼过。”

 

同时也真是令人羡慕的爱情。

 

 

“...不好意思打扰了!!!”她觉得自己和某些烂俗的小说和电视剧抓奸的正房没什么区别,不、可能比它更尴尬。

 

  鬼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奇怪的心路历程!!!

 

  虽然可能对于自己闺蜜以及网上惊人的数量的维勇粉丝来说,目睹“捉奸现场”是一生死而无憾的大事。但是对于看到松开了唇,撑着墙,偏过头,看向自己露出威胁性质的笑容的银发男人,以及散发出来的被打扰的不愉悦、微妙的气场,服务员小姐觉得自己继续站在这里恐怕生命可能得不到保障。

 

  尽管对方的笑容的确好看、躲在银发男人身后的日本男孩的确可爱。

  但,真的一点都不想挑战俄罗斯人的战斗能力。

  

“真的非常抱歉!!!”

 

 

  服务生小姐觉得这是她有生以来做过的最完美、最标准的鞠躬姿势——尽管她不是一个日本人而是一个兼职勤奋打工的中国大学生。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她一直低着头,尴尬地注视着地板上的纹路,觉得自己都快能数清楚面前的地板上到底有几个圆圈的时候,她听到了仿佛天籁般的轻微地笑声,

“不用那么拘谨啦、服务生小姐是中国人对吗?”

“话是这么说,但是...”

 

她抬头看到了勇利慢慢地从维克托的背后探出一个头,双手合十的深感抱歉地说道

仿佛见到了天使般,

“那个、要说对不起的我其实是我啦、非常抱歉,让你看到这些....嗯、维克托也给我道歉。”勇利戳了戳瞬间缓和了表情,并且一脸不情愿抱着勇利的腰撒娇、靠在勇利的肩膀上,像是某种大型犬的维克托。

 

像是...嗯、贵宾犬?

 

服务生小姐真是不知如何该如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和感受,

这个日本男孩...嗯、叫胜生勇利对吧、真是麻吉天使!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孩子!

被感动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以及被官方强行圈粉、安利的服务生小姐,努力管理着自己的面部表情,同时深刻地觉得,自己可能一生都是勇利的狗了。还是心甘情愿的那种。

 

“诶~?为什么?明明是她闯入我们的私人空间的,为什么我要道歉?啊、对了,如果有任何偷拍、录像、录音都请删掉,谢谢配合。”

视线又再次转到服务生小姐,服务生小姐感觉对方微笑着的面容似乎一直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寒气,只能定性地理解为俄罗斯人的气场。

 

 

“其实维克托都听到门铃了不是吗,明明都知道有人是来点餐,并且等在门外等了好久了,还不开门,明明是维克托的错。”莫名在小事上较真的勇利嘟起脸颊,偏过头去不理睬某只仍然露出凶光和敌意的大型犬。

 

嗯、也许说不定是哈士奇。

妻管严的那种。

 

“はいはいはい,勇利都这么说了、”残念地放开背对着自己的勇利,维克托扶了扶额,顺势右手撩了一下过长的刘海,金色的对戒在过道灯里闪现出光泽,

 

服务生小姐恍惚想起“订婚”这个词汇。恐怕那也是真的。

服务生小姐觉得自己再遇到什么都不会感到惊奇。在这对不是真爱,恐怕自己再也不会相信爱情的cp面前,一切惊人的事实都会无条件的成立。

 

“正如你所看到的一切,我对于我所做的似乎有些过分的行为感到抱歉。”秉持着作为一个俄罗斯绅士的礼貌,他将食指竖立在唇瓣中央,习惯性地朝对方bling的眨眼,带着俄罗斯弹舌以及故意拖长音的英语,“我想您不会感到任何介意的吧。”

 

 

大概只有用 NO MORE ME!!!!!才能形容现在被撩到了服务生小姐的心情。

幸福来得太突然,就像龙卷风。虽然这和被男神用暧昧的语气发好人卡的确没什么区别。

但是、

麻麻、这个男人大早上撩我!!!

 

服务生小姐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家常年熬夜的闺蜜在GDF决赛前一天上课望着窗外的天空,突然傻笑出声,引得旁人都以为是和男神谈恋爱一般幸福。

 

并且会提前睡、并且睡前定好闹钟,大半夜爬起床翻贴吧的帖子、微博的讨论、lof的文、图,等待着远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的男单花滑GDF决赛,就为看电视台实况转播维勇的那

几个镜头而尖叫半天,引得宿管办阿姨敲门差点把手机给摔出去。

 

还有在GDF结束的时候天天见人就说“没有小花滑、没有维勇我就活不下去了、我要吸冰。”的疯狂怨念。

 

 

被誉为行走的荷尔蒙果真名不虚传!

 

 

服务生小姐觉得自己快要死了。2017新年来送给她的礼物实在太过沉重,感觉整个人都像谈恋爱一般的幸福。

同时又有种为什么自己不早点入坑的遗憾。

 

“那个、服务生小姐?请问您没事吧...?”以为对方是被维克托的盛世美颜所美哭的勇利好心的递出了手帕,同时感慨自己眼前的男人还真是见一个撩一个,明明是道歉却不知有意无意撩到人家,真不知道这要怎么办才好。

 

 

秉持着作为一介五星酒店受过良好教育的服务生小姐,觉得在这样失态下去恐怕会真的受这仿佛天使一样温柔的勇利而担心,遭到那个俄罗斯醋王的冰冷的视线,她努力压抑着颤抖的声线,

“...我没事、真的非常感谢勇利先生的担心。”

“所以,请问先生们现在要点餐吗?”

 

服务员小姐觉得自己得为自己高素质的职业精神而点赞。

 

 


评论(5)
热度(82)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