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维勇/勇维』独白

#双视角

#灵感来自radwimps 的独白,感觉每个在这个世界上努力奋斗的人都会这样的感触也说不定

#简直不敢打自己的tag是原著向的 原著向。

#miracle lights 的番外

算是另一个世界线吧。

#说是cp文,不如说是个人奋斗历程呢(笑)、

虽然部分剧情非常可能被官方狠狠打脸。

#每次写文前都必须感谢洋子的歌声~!!!←不要管这个迷妹。

 



-1-

   胜生勇利

 

在拿到银牌的那一刹那起,蜂拥而来的欢潮包围着自己。

眼泪像是压抑不住的冲破发红发烫的眼眶,像是上天回应了他所期待的一切。

那些难以言喻的努力得到回报和与金牌失之交臂的残念、遗憾之情充斥在胸口之中,像是混在一起再也难以分离的色彩。

 

“我们都很少谈及过去以及未来。”

 

那些憧憬着的、想要忘却的、24年的生活在这个交织着战火、和平、利益纷争、虚伪真诚的复杂的带着双层面具的社会上,过去与未来相伴。

像是倒带的彩色影像在眼前略过,又伴随着无数言语的期望、目光的注视、满天飞的讽刺、抨击,回荡在无数人的口中,精准的敲击在鼓点上、拍打在耳膜上。

 

“你真的决定要踏上这条路吗?”

“可能过程很艰难很痛苦,会无数次跌倒、会无数次失败、会无数次紧张不安。你真的决定好踏上这条路了吗?”

 

 

——妈妈、爸爸、美奈子老师、我...

 

 

「勇利,我和爸爸支持你的选择。」

 

他毅然决然地背起行囊和塞得满满的梦想,刚刚成人的青年,在带着所有人的期望和支持,在嘈杂人群之中背过身子,掩饰他快要忍不住的分别的伤感。他走在被人群埋没的成田机场,人头攒动、永不停歇的起飞、降落,以及见证着无数家庭、恋人、友人的分分合合、悲喜交集。

 

他感觉自己第一次有那么想家,却始终不敢回头,他怕,这一回头就永远失去埋藏在心底的那份对于梦想的满腔热血,见不到那个闪耀在所有人视线之中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他可能会是他一生的遗憾。

 

“勇利只要决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努力的达成。”

“那孩子真的很讨厌输呢。”

而这一别就是五年。

 

——去年的GDF的金牌我是真的想要的。同样今年的也是。

 

作为一介运动员,没有谁的努力是不值得赞扬的,没有一个人会不渴望着与偶像的同台竞技。

他对于无法跨越心里障碍的自己产生极度的自卑和难过,连同接通家人电话的那一刹那,手指都无意间开始颤抖。

 

他知道他对于美的追求和完美的描绘到了几乎偏执的地步。可就是因为那份太过纯粹以至于顷刻间就会崩塌的情感,让他一次次错失了能够自豪的站在台上展现自我的机会。甚至产生了对于自我的怀疑而躲在谁都无法发现的角落而失声痛哭。

 

良いも悪いも堂々と生きろ

不论好不好 请堂堂正正的活下去吧

逃げるな言い訳を探すな下じゃない前を見ろ

不要在逃避不要再找借口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钱包被偷时的茫然,感觉连同自己的未来和梦想都一起被别人抢走的悲痛和无奈。他呆呆地站在几乎谁都不认识的底特律大街的路灯下,四下无人,没有人会愿意伸手帮助自己的冷漠与无情,和“这个人究竟在干什么的”奇怪视线,他对于自己的未来陷入了无尽的沉思。

 

像是被全世界都给抛弃了。

连同给家人打电话,抱怨生活为什么总是伤害自己都无法完整的说出口。

更别提朋友这件事情了。

 

让人简直不敢相信的两三笔就能够带过的人际关系,构成了他人生的之路。

他好像一直都执着于眼前,活在自己的花滑世界之中。构筑、建造、欣喜于微小的变化、迟疑于耀眼的镁光灯,停步不前,对于未来对于梦想,对于自己快要一败涂地的花滑而产生放弃、退役、“也许这样就好”的想法。

 

他凝视着俄罗斯队走过他身边的闪耀在世界顶端的银发男人的面容,隐隐感觉自己可能一生都无法达到那份高度,倾城的爱慕之情憋屈在胸口之中,他只能看着,连同寒暄都无法如愿的做到。

 

俄罗斯的冬夜,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冷呢。

 

「合影吗?」

对方回头,扯起一个礼貌性质的笑容,扬起的银发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

他感觉到了虚伪。

他转过身子,连同自己的面容都不曾留给对方似得,逃走了。

 

像是爱哭鬼那样。

他又再一次迎着寒风跑在空荡荡的大街上,隐忍着失去心爱的狗狗的悲恸、失去大奖赛一夺金牌的信心、失去勇往直前的勇气,面对着陌生的却又无比眷恋的土地,放声大哭。

 

他更加憎恨自己的懦弱和自卑了。

 

どんだけちっぽけな光でも

无论多弱的光芒

光だったら何百倍も大げさに受け取った

但只要是光的话便能发出几百倍的光芒

 

「勇利一直都很强大。大家也一定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如此信任你、支持你。」

他顺着对方眺望的方向看去,波澜壮阔地大海映照着微微泛起白光的天空,像是那个人眼眸中的颜色。

 

破晓了。

 

冰凉的海水刺激着赤裸的脚踝,打湿了对方卷起的裤脚,扬起的银发随着仿佛浪花般浮动的衣角,一层层泛起涟漪。他微微勾起嘴角,牵着他的手慢慢地走向笼罩着希望的曙光的中央。

 

 

手心很暖。

 

 

他抬眼,看到维克托握住了他拿着话筒迟迟难以说出话语的颤抖的双手。

他握住了他的手,像是永远都不会放开那样。

 

“勇利,没问题的,”他偏过头去,对方一手揽住自己的腰,投以信赖和安慰的眼神,抚平了他压抑焦躁的心。

 

有些庆幸,有些感激,有些感慨,有些遗憾,想要向前的动力,想要寻找未来的光芒,想要一同开拓的勇气。

 

他缓缓地吸了一口气。

 

他找到了。

 

僕はきっと今いつかの

我现在一定是站在

夢の上に立っているんだね

曾几何时的梦想之上

 

正是因为总是一味受到现实的伤害,正是因为一直都会遇到烦心、苦恼的事情,正是因为一直以来都难以摆脱孤独的阴霾,所以、

 

他开口了。

 

“真是非常感谢。感谢一直以来都支持着我的家人、朋友坐在电视机前的你。但是我觉得我最为需要感谢的,恐怕是我身边的维克托教练。”

 

——他要以最完美的姿态来回报陪伴在他身边的人,向全世界传达。

 

他顿了顿,听到全场安静的呼吸和心跳声和维克托投来的安心的视线。

 

露出了笑容。

 

“到底要怎么说明这份得来不易的羁绊,苦恼了我很久。但我想,正因为维克托是维克托所以才能让我走到今天,取得这份成就,如果是换做其他人的话,恐怕我今天、不,之前就早就宣布退役的消息也说不定了。”

“我在重新踏上这条花滑的道路的时候,犹豫了很久,是维克托给予了不放弃的动力和源泉。从而让我重新拾起被遗弃的梦想。”

 

他望向维克托,看到那个银发的男人满目的深情和几乎感动的快要落泪的表情,伸手抚上了对方的脸颊,

“作为选手的一己私欲和请求,我希望维克托能够回到赛场,而不是单单担任教练的职务。”

 

对方紧紧地附上了自己的手掌,吻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到腮边的泪珠。

 

“我们会继续前进在花滑的道路上,继续我们冰上的梦想。”

——以“爱”之名,将我的一生都托付于你。无论发生什么。

 

“我爱你。”

 


 

-2-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在勇利拿到银牌的那一刻起,蜂拥而来的掌声包围着他。像是在为当年站在着舞台上夺得金牌的我喝彩一般。

 

我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

 

我看见他在聚光灯下闪烁着喜悦与遗憾的泪水交织在根根分明的睫毛,腼腆地朝尽头笑了一下,又悄悄朝着我像是不好意思地举起了闪着银光的银牌,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般天真无辜地眨了眨眼,似乎甘愿受到责罚。

我摆了摆手。

 

虽然为着仅仅相差零点几分与金牌失之交臂而感到扼腕叹息,却绝不会抹去这个银牌背后所存在的意义。

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值得珍惜。

 

我和他经历过很多的第一次,那些都是十分值得的一生都记住的回忆。

 

像是第一次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的时候,他醉醺醺地扎着日本必胜的头巾,不管不顾全场惊讶的目光环住我的后背,抬起充满期望的眼神说想要我作为他的教练;

像是我第一次如此在意一个眼神朝着他打招呼,以为对方想要我的合影而会错了意;像是他第一次倾诉他有些失败的人生,展露自我感受的那个胆怯却又哀伤的眼神;

像是他第一次成功的完成后内点冰四周跳的动作,奋力地滑向我,分享喜悦的那一刻;像是他满脸通红,在洒下微光的教堂的夜晚为我亲手戴上的对戒;

像是,此时此刻。

 

 

 

我和他都极少谈到过去乃至未来的话题。

 

尽管说过很多次“勇利不要把什么事情都一个人吞在肚子里。偶尔也要依靠我一下。”,可是对此异常任性的他总是悄悄地躲闪着我的视线,或转移话题,或沉默不语望着氤氲在空气之中雾气,缓缓地消散在天际。

 

在多次询问原因之后,他仅仅只是低着头,淡淡的说了一句

 

「对不起,我不想让维克托知道那些不好的事情。」

而推开了我。

 

 

我第一次感觉到,原来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是那么近又那么远。

 

 

还记得第一次拥着他入眠的时候,谈起小维事情,泪水肆意地打湿我的肩头,压抑在口中的呜咽伴随着无数句的道歉和不舍,无数句思念和苦痛,因宣泄的感情而一同喷涌而出。

 

「对不起呐,维克托,」他抬起脸,被月光投下朦胧的琥珀色眼眸里盛满了疲倦和悲哀,

「让你见笑了。」

他微笑着缓缓道。

 

 

我想,我可能一辈子都不愿去伤害那个人了。

他的表情太过令人心疼而不知如何言述。

 

 

如果真要说的话,

我想,我宁愿代替他去承受那些过于悲伤的事物,代替他为这世上而哭泣。

 

「勇利,请将你所有一切的感情都告诉我好吗?包括喜悦、悲伤、愤怒、无奈、悔恨。我能为你共同承担,我希望为你分担一部分的苦痛。」

正因为你是我如此深爱的人。

 

「....谢谢你,维克托」

他紧紧的靠在我的胸膛上,却没有明确的回复。

 

 

 

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我没有想过,或许说是不愿去思考。我是一个随性的人,正因如此生活才会显得更加美好并富有惊喜,尽管它一直都令人如此唾弃。

 

在没有遇到勇利之前的生活、

我好像有些遗忘了。正因为我是一个如此健忘的人。

如真要想起的话,也许还能忆起一些零星的片段。

 

冬夜冰冷的圣彼得堡落下的纷纷大雪,将看不见的未来埋没。也有整整好几个晚上都无法入眠的夜晚,仅仅只有十四岁的我迷茫地望着冰雪覆盖的教堂,心中却没有归属,甚至连同除了花滑外,没有任何的留恋。

 

家人的不和,未来的迷茫,梦想的追求,无人分担的重担。

 

那个时候遇到了雅科夫。

 

重新拾起花滑的日子让我忘却自己身处的痛苦,忘却了这个冰冷的城市、忘却了父母亲字火光边争吵的尖锐刻薄、忘却了世间的无情。

肆意的在冰面上舞蹈,踏着音乐的节拍,将全身都投入,感受、塑造,不知不觉之中,收获了从没想过的名誉和财富。

 

我变得不再需要那些曾经苦苦乞求过的东西。

而变得贪婪起来。

想要永远将自己的身姿铭记在世人的眼中,想要永远将世界的视线移向自己,想要一次次突破冷嘲热讽,一次次创造辉煌。

 

 

正因为年少轻狂的狂言,我开始了永无止境的练习、

 

 

缪斯的裙摆是那样难以触摸,灵感是那样难以触及。

愤怒着、消失着、寻找着、

 

我开始酗酒、开始通过与他人建立联系寻找感情和灵感。

陷入恋情的甜蜜,也曾有过“可能这会是陪伴我一生的人”的稚嫩青涩。

直到看到一个又一个难以忍受我终日在冰场上孤独的舞蹈,以及过于功利的目的而纷纷离去。

 

那时候我想,她们究竟看重的是什么。

 

而我又希望得到什么。

 

结束最后的一段恋情,拿下五连冠的成就。

我再次陷入了缺乏灵感的苦恼之中。

想要将自己的意志和思想永远地留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想法却从未改变。

 

 

 

直到我遇见了勇利。

 

「维克托!嗯、啊...哈、我家是开温泉的,只要我斗舞得了第一你就会来当我教练的吧!」一个醉醺醺的扎着日本头巾的亚洲男孩毫不顾忌自己形象地拥住我的腰,

抬起他充满期待的写满梦想和爱慕的琥珀色的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我,

「BE MY COACH!维克托、!」

我的心猛地一颤。

 

 

随后无意间点开的视频更为加剧了我想要成为他生命之中最为重要的人之一的想法。

 

他从未让我失望过。

 

每天经受着“勇利会不会喜欢”“这样勇利的滑冰会不会进步”“为什么勇利总是对自己没有自信”“到底要怎么安慰勇利”“想要告诉勇利,我到底又多爱他”这些疑问的炙烤,同时惧怕着对方拒绝自己的帮助、拒绝自己的温情、拒绝让我走近他的世界。

 

然后看到了被我弄哭的勇利,崩溃地宣泄着自己的感情,大声地斥责着我的任性。

「....多信赖我一点啊!...就算是骗我也好....!」

 

连同将他拥入怀中的勇气都丧失一般的,我呆愣在原地,看着他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在地上。

第一次无能为力、束手无策。

 

 

这才发现爱一人,原来没我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我看到他抿着唇,呆愣愣地握着手里的话筒却迟迟都没有说出一个字。我走上前握住了他的手,揽住了他的腰肢,轻轻的在他的耳边说道,

“没问题的,勇利。你没问题。”

恐怕那是我能给予他的最大支持了。

 

我希望我能成为他一生的支柱。

 

他回过神来,朝我微笑,吸了一口气后坚定地开口了。

 

我想我一生都不会忘记,他一次次郑重地向我表达感谢时的深情,仿佛沉浸在我们之间所相遇相知相伴的过往。

 

我感觉我快要哭了。

 

他抚上了我的脸颊。镁光灯笼罩在我们的身上,想起去年的我还迷茫在无所依靠的寂寥之中。

 

感到幸福。

 

泪水混杂着深深埋藏在心底的感情,一同喷涌而出。

我俯下身子吻去他的泪水。

 

“我爱你。”

 

那是我会用一生铭记的时刻。





ps:

lof日常抽筋...居然发了两遍、已经删掉秘制重复的那一篇、

导致ps要重写....

真是不好意思啊、刚刚点了心和推荐的小伙伴...(摸摸)


嘛、这是另一个世界线的拿到银牌的维勇两人之间的故事。

秉持着无所畏惧,不知哪来的自信写了维勇过去的一些小故事。(官方求不打脸...)

感觉两个人在没有相遇之前过的都挺苦的。也可以想象为什么爱上彼此的时候为什么天天秀恩爱了...


我个人是一个开坑应该不太会填的人,所以一般都是短篇...


虽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写的慢,而且因为强迫症多次修改,改不好就删、导致没多少是完结的...

重新入坑是因为维勇这对是在太美好,忍不住动笔抒发一下两个都不怎么会说话而更多用肢体语言告诉我们他们真是一对...


其实我也是想开车的呀,但可能会变成午夜档。



嘛,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4)
热度(69)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