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焰钢】重返过去 7~8

# AU

#穿越梗

#传送门:1~6



  当我说“未来”这个词,第一音方出即成过去。当我说寂静这个词,我打破了它。当我说无这个词,我在无中生有。


——Wislawa Szymborska 《万物静默如谜》


*7.

 

爱德华睁开眼睛,他失神望着被黑暗笼罩着的房间,向着天花板的方向慢慢地伸出手,又无力地垂下来,捂住自己的眼睛。

 

他第三次回来了。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到,而机会已经悄然过半了。

 

他努力地想要试着去抓住些什么,凭借他拥有的知识、记忆还有炼金术。他应该能做到些什么,像是告诉修斯中校他可能接下来会被杀害的事实,像是告诉罗伊马斯坦古别在执着深藏在无数人生命堆积成为的秘密,像是告诉自己,你该放弃了,别去寻求什么诺亚方舟,别去寄希望于他人,用自己的生命,用自己还能动的完整的左手和右腿,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向着残酷而又现实的真理之门,以等价交换为名,签下恶魔的契约,换取弟弟——阿尔方斯的躯壳,换取弟弟活下去的希望。

 

而自己,就这样默默消失就好,默默的留下告别的信件,告诉罗伊马斯坦古,他曾经爱过他,而且以后也会爱着他的事实。说一声保重,说一声再见,说一声谢谢,让他的生活重新回归正轨,迈向崭新的旅程,忘却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实现的梦。

 

那样就好,他对自己说,那样就好。

 

他慢慢地撑起自己的身体,瞥向滴答滴答流淌着的时钟,凌晨一点零七分。他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天真和梦幻,穿越过去的时间无法控制,更别提他是否下一次还有机会回到这里,重新开始什么的简直天方夜谭。他甚至不知道这个时间线的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他要如何防范于未然,他要如何提醒他身边的人小心真正隐藏在这深夜之中的危险?

 

他开始沉思起来,如何用一个完美的挑不出错误的谎言让所有人都相信他在那个世界线所经历的事情,如何在这愈发短缺的时间里完成他想要完成的使命,如何用自己的手拯救那些本不应该为自己的一时的愚蠢而犯下滔天罪行的善良的人们?

 

When times goes by There’s nothing I can change

当时光飞逝  我无法改变

All hopes will be like the flames Vanish into darkness

所有希望宛若火焰被黑暗吞噬 

 

不,不可以放弃。爱德华艾尔利克,你不可以放弃,你已经是一个即将要成人的大人了,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可以挑起生活的大梁并且做出最为正确的判断的大人了,你已经是一个可以担负起自己所做出的错误并且用自己的力量努力去弥补,努力去改变的大人了。

 

所以,你不可以放弃。不能放弃希望的火焰,不能忘记血和泪的教训,不能,不能!

 

他用力地锤了一下地板,攥起手心,快速地思考他此时此刻所能做的一切。

 

显然现在正处深夜时分,无论是他跑到大街上去,还是询问他的弟弟阿尔方斯都会引起怀疑,他就算给马斯坦古或是修斯中校打个紧急电话毫无遮拦地吐露一切真相,也无法用言语说明自己的身份和来历,反而会遭到怀疑和不信任,那么,不如告诉这个时间线的自己。

 

告诉他现今所能做的一切,尽量的用“自己”的力量挽救那些阴错阳差消逝的生命,告诉他事实的真相,告诉他接下来走的路会非常痛苦,告诉他不要犹豫,不要彷徨,不要让最爱他的人担惊受怕,不要冲动鲁莽,不要不自量力,也不要妄自菲薄。

 

爱德华艾尔利克,你就是爱德华艾尔利克,不要改变你自己。

 

他把脑海之中沉睡了四年的所有的记忆和线索调动起来,把恍若隔日的一幕幕用最为简单的语言概括、推论、和应该做的方向全部用只有自己能够看懂的旅行日记一样的方式写了下来,快速书写的草体,他相信就算是这个只有十四岁的少年看到这份写好的留给自己的留言,应该能够理解自己语言背后的深意,能够理解他对于他怀有洋溢在胸腔之中的信任和希望。他将责任的火炬传递给这个世界的他,将自己的悔恨和遗憾毫不留情地告诉他,像是母亲一样循循善诱,期待着这个世界的天翻地覆,期待着结局的大逆转。

 

然而他在写到罗伊马斯坦古的时候,笔尖不由得停了一下,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评论这个男人,那个将自己强行拉入黑暗之中却无时无刻不给予自己信念和希望还有生存的意义,那个自己欣赏对方的才华,欣赏对方的大胆无畏,欣赏对方的处事手段的干脆利落,欣赏对方对于感情的深沉专一——虽然看上去像是个利用完就让人滚蛋的婊子,看上去像是个到处点火四处沾花惹草的小白脸,但是他无可否认,他的确爱他,并且秉持着这种不正当爱恋持续了近乎六年。

 

他觉得对于他的爱有些过于偏执,有些过于沉重,像是一个因为永远都无法实现的梦而扼腕叹息,正是因为他知道他可能一生都无法再遇到第二个像是罗伊马斯坦古这样的男人,他才感到自己的生活像是缺少了什么、

 

他们斗嘴、争吵、掀桌子、翻脸不认人、甚至有时严重的时候一两个月都不会相互说一句话,可是同时他们默契超过常人,他们能把自己的后背毫无任何怀疑的交给对方,他们能互相成为对方的支柱,他们能在旁人无法理解对方行为的一时间知晓对方的意,从而做出令人满意的举动——这听上去非常的不可思议,可是他们的确是这样相处。痛恨、爱戴、烦恼、惆怅、快乐、愤怒还有崇拜和信任。

 

全都归结为这让人无法忘怀的日子,无法忘怀的满世界乱跑寻找贤者之石,寻求真相的日子——虽然他早就知晓谜题的答案仿佛开了挂一样,但是这份乐趣他不愿意剥夺,不愿意因为自己的私欲而告诉那时候为这份忐忑不安,无法理解、无法知晓的青涩而抹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所以他仅仅只是写了几句话:你长大后会懂得,爱德。你会明白你对于罗伊的感情。

 

他好像能看到以前的自己读到这句话时的气急败坏,皱着眉头地大喊大闹把纸揉成一团,“什么吗!怎么都把我当成小孩子!我已经长大了!”的样子,那一定非常有趣并且让人怀念。他慢慢地又在信件的最后写道:Don’t forget 3 OCT 10.

那是他同他的秘密,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他带着笑容闭上眼睛。

 

 

 

*8.

 

爱德华像是深谙时间流动的变化、世界转变的规律一般的睁开眼睛,这次他没有那么愁眉苦脸像是谁欠了他五百万一样深仇大恨。明亮的午后时光真是令人惬意,温暖的慕尼黑的午后阳光照耀着他的身体,他感觉到浑身的舒爽和清醒,他伸了伸懒腰,像是看完了自己喜欢的书籍而又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带着笑容地撑着脸颊望着对面带着黑色礼帽遮住大半张脸的女士优雅地用叉子戳着她切好的一小块蛋糕送入口中。

 

“你不来一块吗,我亲爱的爱德华?”女人眨了眨她漂亮的碧绿色的眼睛像是一只诱惑他人的波斯猫,优雅、充满魅力同时又危险无比,像是在荆棘中盛开的玫瑰,

 

“不了,我不爱吃甜食。”爱德华摆了摆手,拒绝了对方的邀请,

“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记得你并不挑食不是吗?你热爱吃甜的食物,因为它们的甘甜能让人忘记苦涩的东西,”女人沉思了起来,又有涂着鲜红色的指甲划过爱德华的手背“像是...像是你喝咖啡的时候总是要放四块方糖,”

 

爱德华怔楞了一瞬又很快地改变了他表情上的僵硬,“哦?你还真是特别清楚我的习惯呢,”他惊讶地微笑起来,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像罗伊马斯坦古这个老狐狸了,可能人长大了以后都无法避免的成为自己最讨厌的那种虚浮,或许换种好听的说法,就是客套,

 

同时爱德华努力地回想起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女人,可是,很抱歉,他的脑海之中并没有他见过这个女人的记忆,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都没有,从而他深刻的怀疑,他的脑子是不是哪里出现过什么故障,而完全忘记了他面前的女人的任何信息——连同对方的名字,或许说是凭着这个女人的本事,翻看自己这将近十八年的记忆并非难事。

 

“可是现在不同了,人总是会变的,女士...哦,我的天哪,我连你的名字到现在都不知道。”

“维多利亚,我亲爱的,”女人掩饰嘴边的笑容,拿出扇子指向爱德华,“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我不得不说你的做法非常奇特,也非常理智,你将是否改变未来的选择交给了处于那个世界那个时间的你,从而你所做的一切不会受到因果律和罗素悖论的影响,没有人会怀疑为何那个时候的爱德华偶尔反常的对话和行为,你很好的隐藏了自己。可是事情没有这么完美,计划没有这么顺利。”

 

 

爱德华不可置否地笑了笑,“为什么这么说、我相信那时的我能够看懂我所写下的任何文字并且深信不疑他会做出最为明智的判断。因为我是我,不会轻易的改变自己的本质。”

他觉得再去深究为什么维多利亚对于自己的事情如此了解、为什么她能知道他刚刚五分钟前做的巨大判断,为什么能将自己传送到过去已经毫无意义

 

“你觉得如果你已经改变未来的话,你为什么还会遇到我,还会坐在这里?”维多利亚笑着用叉子挑起带着奶油的樱桃,“说说你的想法,爱德华。我知道你从未让人失望过”

 

重返过去这个概念——或许说并非单纯的用过去能够解释——如果是过去的话,那么他刚刚五分钟所做的巨大的改变未来的行径应该不可能让他安稳地坐在这里,或许说是如果未来因此改变的话,他不可能此时此刻还处于中世纪的“慕尼黑”,而自己也不该是健全的身体,也不可能不能使用炼金术。

 

所以——他早就知道他回到的那个时间、回到的那个世界、回到过去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过去,而是另一个世界线的看似过去的时间线而已,他永远地无法改变他在这个时间线所做错的一切,他仅仅只能制止另一个世界线不发生同样的悲剧。

 

“因为我会去的并不是‘过去’而已,”爱德华轻轻喝了一口咖啡,非常纯正的清咖的味道,苦涩和香醇萦绕舌尖,他深刻地确信了他与维多利亚的谈话的确是无法被他人听到,起码,坐在他对面的桌子的开心谈着哪个男孩子喜欢自己的女孩子们并非发现他所做的一切,同他与维多利亚一开始的争执——这足以说明他与维多利亚相处的空间并非他所想象的那样单纯。

 

“漂亮,然后呢,你觉得你回去的是哪里?”维多利亚用叉子摇动着摇摇欲坠的令人垂涎欲滴的樱桃,她愈发的期待她从这个金发青年口中得出的真相了,

“另一个世界的那个时间点,每一次我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也就是我因为将自己的生命共享给弟弟而时常混混睡睡的时候,不过第一次情况有一点不同,恐怕是为了扰乱视听,所以你选择我第一次遇到罗伊马克斯坦古的时候。”

爱德华注视着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维多利亚,对方漂亮的碧绿色眼眸紧紧地盯着自己,

“完美。接着?”

 

“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你说我付出的代价是‘改变未来’,可是我分明改变的不是我这个个体的未来,而是别的世界的我的未来。你想利用我做什么?不过这个问题的答案说出来可能会很没有意思,因为我认为你单纯只是想看一出好戏的想法可能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所以,我想问第二个问题,你到底是谁、我是不是认识你?”

 

气氛在顷刻间变得凝重起来,爱德华好不认输地盯着对方突然危险的目光,维多利亚像是认输了一般地露出了笑容,

“这让我很难办啊,爱德华先生。如果我说出真相的话,一是游戏会失去乐趣,二是我们所处的这个空间就会被强行破坏,目的是为了把我抓回去,并且爱德华先生你就不得不为之前的行为付出代价了。”

 

维多利亚将叉子上的樱桃塞到了爱德华的嘴里,“我们明明是双赢关系,为什么不互帮互助呢?多余的好奇心会让人陷入永世不得翻身的道理,爱德华先生不是不知道吧?”

 

待爱德华吞咽玩嘴里的樱桃,爱德华继续发问道,“这有违背等价交换的定理,我告诉了你,你想知道的一切,可是你却没有回答我任何一个问题,这并不公平。”

“可是相对应的,我实现了你的梦想,哪怕被实现的对象恐怕现在毫不知情。”

“你收取了代价,你看好戏的心情得到了满足,你生活在这近乎停止的时间之中牵涉到了我,而且我让你如愿消磨了时间。所以、”

“你还真是咄咄逼人啊,爱德华先生,”维多利亚仿佛是很伤脑筋地按了按太阳穴,“所以就用你最爱的等价交换,我给你选择的机会怎么样?”

“机会?什么机会。”

 

“你不是还有两次机会没有用上吗?我延长你回去的时间,并且,”

维多利亚顿了顿,她满意地看到爱德华急不可耐的表情,“你可以选择留下。代替那个世界的你。”

 





PS:

没错在沉迷维勇期间,我又摸回来了。想要填掉这个阴郁而又华美的03文风...(可能因为这是所有文里摸着最喜欢的原因、)虽然可能还会继续沉迷维勇,维勇已经成为我大本命了、无可动摇的位置.....不过冷坑嘛,应该坑着也没关系吧...

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了,不知道有没有猜到的小伙伴...

反正还是自娱自乐的产物啦、有喜欢的亲就点个红心或者留言吧,可能我还会回来继续摸一摸...

评论(2)
热度(30)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