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维勇/一发完』我们将爱和责任冠以“亲情”的名字

#短篇摸鱼

#一个温暖人心的故事

#真希望维勇结婚生子...


 注:*维卡,尼基塔都有胜利的意思。也算是捏他这对夫夫的名字对于胜利有莫名执着....

 

 

“哇啊啊啊,爹地、爹地...”一个不慎跌倒的银发小女孩,趴在被海水冲的湿漉漉的软趴趴的沙滩上,哭喊着她亲爱的爹地能够温柔地将她抱起来。她好看的红棕色眼睛充满了晶莹的泪水,扑簌扑簌地往下掉着,看上去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维恰,我们可爱的维卡在呼唤你呢。”坐在高地上的亚裔青年好不掩饰着他嘴角不经意间流淌出来的幸福,“维卡还真是粘着你呢。”


“嫉妒了?”银发的男人满含笑意地眨了眨眼。勇利背对着夕阳,漂亮的茜红色从他的背后延展开来布满整个天空和海洋,扬起的黑发带着点阳光的味道——尽管没有在冰场上绽放开EROS的色气或是YURI ON ICE的坚定,但是他的爱人总是好不掩藏着他的美丽,让维克托怎么看都不会腻似得。


“全然不。”勇利伸出右手划过维克托的脸颊,隐藏在金光之下的冰蓝色眸子里涌出的爱意让他感到温暖,“她需要你,你应该毫不犹豫地飞奔着扑过去,像是我们的老朋友马卡钦那样,”他极目眺望,看到一个气鼓鼓的亚裔黑发男孩却长着与维克托毫无两样的冰蓝色的眸子怒视着自己,他插着腰注视着自己同着维克托做的亲昵举动,表现出嫉妒的样子,勇利而朝他做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动作,像是随时随地都欢迎对方的到来。

 

说实话,不是那个近乎奇迹一般地一念之间,不是那个他永无忘怀的夜晚,不是这个他投进全身心去爱上的男人,恐怕勇利觉得自己一生都不会活的那么自由——自由的有些过分的地步。他的生活被那些甜蜜的像是粘稠的蜂蜜。


他嘴角的弧度不由得加剧。


“妈咪,我生气了。”赌气似得无视着勇利的拥抱,嘟着嘴的小男孩安静地坐在勇利的身边。勇利意识到他可爱的五岁半的儿子是真的生着闷气而不是别的什么,他无视一旁可怜巴巴望着自己的俄罗斯老男人朝他甩了甩手,摸了摸气鼓鼓的儿子的头发。


“别生气了,好吗?尼基塔。我想我是最近有些冷落你,但我和爹地都没有恶意。毕竟你可爱的妹妹需要我们的照顾,你也觉得她很可爱不是吗?”勇利耐心地安抚着同他长得十分相似却有着维克托雏形的亚裔男孩,


“..嗯,维卡当然可爱,”将脸颊埋在灰色方格围巾的尼基塔头也没抬地说道,“...其实,我并没有生维卡的气,我没有..只是,爹地让人嫉妒,他一直都霸占着妈咪的爱。而且有的时候爹地总是让妈咪做一些痛的事情而让妈咪大叫”


勇利愣了一下,忽视尼基塔后半句提到的他们本以为他们并不会被发现的性-爱,瞪了维克托一眼,示意维克托他们是时候减少他们可怕的性-爱次数了,随即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尼基塔对于自己的偏爱远超过对于维克托的喜欢——不如说是这父子两个总有着大大小小的矛盾,他还深刻地记得自己刚下飞机,急匆匆赶到家门口,看到维克托毫无掩盖自己的alpha气息,毫不留情的拎起尼基塔的小衣领,黑着脸凝视着哭闹着的正值恋母期的闪着火花的尼基塔,场面一时间剑拔弩张像是一触即燃的炸药桶。

 

推了推抱着自己腰肢的维克托,勇利用着欢快的语气说道,他似乎、不,的确有些幸灾乐祸,因为他曾经对于维克托的迷恋和无条件包容曾让自己吃过很多说不出的哑巴亏,像是维克托总能知道的奇怪的惩罚play,像是维克托买来让自己用上的情-趣用品,——哦,那真是太糟糕了,他根本不知道他知晓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居然是这般的——欺人太甚,现在是时候将一切改变了,


“嘿,听到了吗,维恰,我想,我需要适当的将我的爱更多的分给我的孩子们,”

 

维克托忍不住流露出一些只会在晚年谢顶一般的悲哀而又可怜巴巴地眼神——像是他们的老朋友马卡钦夏天被剃掉毛发一般的可怜,惹得勇利忍不住继续哈哈大笑起来,同维克托呆的时间长了,就愈发的觉得当年那么迷恋维克托看上去的完美的人格魅力简直不堪一击,因为他总是饱受着脱发的危机和被迫剥夺一些他们热恋期允许的小奖励,


“你看见了吗,尼基塔,我们亲爱的爹地现在的样子、”


“像是个被妈咪惨痛抛弃的马卡钦”尼基塔勾起嘴角的笑容,恍惚让勇利起了一层被幼年维克托注视着的奇怪心理感受,虽然他同他一样,是彻彻底底的黑发,但是稚嫩的五官上到处点缀着他爱人的优良血统,起码,在用眼神和笑容勾人这一点,真是无比相似。


尼基塔缩进勇利的怀里,坐在他“母亲”的腿上,小手交叠在勇利的手上,一时间让勇利的笑容僵在原地——那是维克托常常安慰自己所做的动作,接着他们会十指交叉,紧紧相握像是永不分离那样,


“什么时候学会的,我亲爱的尼基塔?”勇利握住尼基塔的小手,努力温暖着他有些凉的小手,


“看着爹地经常做所以就不知不觉学会了,”尼基塔偏了偏头,抬头看着勇利酒红色的眸子,只觉得好看就像他亲爱的妹妹一用这样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自己就会忍不住把所有的玩具和好吃的饼干让出来一样,“妈咪的眼睛好漂亮,怪不得爹地会那么喜欢让妈咪哭,”


一时间勇利感觉自己的动作又僵硬了,维克托这个混蛋到底趁着自己去日本给后辈指导和编舞的时候和他亲爱的大儿子都说了些什么?!他深深感觉自己的教育方针和维克托产生了巨大的分歧——他觉得他有必要找维克托两个人面对面地谈话了,当然不会是在床上。

 

而此时此刻维克托抱起他们可爱的刚满三岁的小女儿,她是那么的柔弱,像是一不留神就被风刮跑了那样,又是那样的软糯,小小的身子包裹在别着小红花的厚厚的浅蓝色毛衣里,像是一盘装点好的花卷,维克托不由得心底泛起捉弄之意,


“我的甜心,别哭了,啊?”维克托努力让自己动作看上去柔和一点,像是对待易碎物品一样仔细而又耐心,抚去他们可爱的小女儿的泪水。

“再这样哭下去你可爱的小鼻子会像是小丑叔叔那样红。”

 “哇啊啊啊...妈咪,爹地...爹地他..欺负我......!”

“...维恰。”


勇利忍不住扶了扶额头,他怀疑这个俄罗斯男人不是来好好带孩子的而是适合再撩几个青少年女单选手让他俩又闹不和的绯闻满天飞,飞过太平洋、飞过大西洋、飞到中国、日本、美国、甚至大洋洲的澳大利亚。


虽然让Alpha带孩子——尤其是俄罗斯的Alpha来说带孩子的确有些困难,因为孩子们可能会害怕维克托不小心放出来的Alpha气息而拒绝亲近维克托——不过很显然维克托没有大部分Alpha的问题,虽然尼基塔对于维克托有那么点小疙瘩,虽然维卡也不是那么喜欢维克托的冷笑话就像她亲爱的爹地在她心中的排名已经跌至三十位,远不及她喜爱的小叉子和小勺子。


——嗯...一个在孩子面前毫无地位而十分失败的父亲却是收获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知他心,懂他意,体贴而又温柔随他性子瞎来的学生兼爱人并且自己又是一个事业有成、才貌并全的Alpha,维克托似乎也不见得亏到哪里去、

 

毕竟有失才有得,人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不是吗?

 

俄罗斯男人只好苦笑着朝着他此时此刻脸黑的无与伦比的爱人摆出投降的姿势。


“勇利,我错了。我不该欺负人的。我以为...”

“维恰,我真心建议你去多看点育儿经,而不是整天想着怎么才能把你心爱的伏特加藏到我找不到的角落。那些都是徒劳的。”

“...是..我亲爱的。”甘愿接受批评的俄罗斯教练难得忍声吞气,乖巧的像是一直训练良好的贵宾犬,虽然眼神之中隐含着对于窝在勇利怀里的尼基塔比出的剪刀手的不满和敌意——让勇利对于这个俄罗斯产的的大醋缸哭笑不得,怎么连小孩子的醋都吃,他在与他的爱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热恋的时候可没那么深刻地觉得对方就像是个五岁、不、三岁小孩子那么任性,

 

“现在呢,”勇利向着维克托点了点自己的唇三次——他承认这项技能是他从维克托身上偷来的,像是他和维克托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的小秘密。当然着实有效,后者很快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知道他的恋人——呃,丈夫(妻子)总是会给自己留一点位置,一点特殊的让他可以更加深入对方的位置。比如说他知道今天待他们可爱的孩子入睡以后,他就可以全然霸占他的勇利无视任何向他打来的烦人的电话铃声或是@他的推特。


“我明白,我明白,勇利”维克托露出笑容地抱着哭的有些疲倦的维卡走上高坡坐在勇利的身边,让维卡趴在自己的膝盖上,揽过对方的腰肢,像是他常常做的那样,“我知道勇利爱我,从来不会让我失望、”他得意地亲吻对方的脸颊全然不顾勇利一副“啊啊,这个人又开始了”的无奈和对于现今生活的幸福满足,以及尼基塔的视线——赤裸裸的嫉妒的幼年Alpha的裸露的对于妈咪的独占欲。

 

——你说为什么Alpha总是那么优秀而又强大呢?

——因为他们从小就开始竞争他们可爱的妈咪,迷人而又优秀的Omega,当然每个Omega的背后总有着一个更加完美而又让人移不开目光的Alpha作伴。当然没有阶级层次的悬殊,没有Alpha和Omega地位的区别或是性别、文化、宗教等等别的东西,有的只是爱,用爱浇灌出来的美好——这才使得他们茁长成长、这才是正确而又美满的良性竞争。

 

“妈咪,妈咪..”尼基塔拉着勇利的衣服全然不怕这件衣服价值不菲拉出褶皱而拿去熨烫的费用,用他年幼的软糯声线呼唤着他的妈咪,他深知着他的妈咪不会拒绝自己而露出笑容,“我也要妈咪的Kiss”


勇利似乎听到了某个人深表自己为什么没在早点遇到自己,为什么没阻止自己生出尼基塔的哀叹和惋惜,他不动声色地捏了维克托一下,处于身为母亲对于孩子的宠爱和保护,俯下身子快速地亲吻了一下他大儿子的脸颊,“你满足了吗,尼基塔?”


然后尼基塔的蓝眸里浮现出暖暖的笑意闪着金色的亮光,舒展开来的面容像极了勇利展开心扉在冰场上自由自在地舞蹈时向自己笑起来的样子——维克托无奈地叹了口气,怎么说尼基塔都是他与勇利的爱的结晶,他怎么也恨不起来他的孩子,何况那么地与勇利相似,一个笑容和眼神都能牵动他对于孩子的温情和深藏在心底里的温柔,


他俯下身子,用额头抵在对方的额头上,

 

“尼基塔是勇敢的男孩子对不对?”他带着Alpha的气势恢宏地问道,这让在一旁的勇利吓坏了,如此赤裸地放出自己的信息素的维克托到底想干嘛,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有个强壮而又充满力量足以保护妻儿的抵抗外界的俄罗斯Alpha吗?

“当然!”尼基塔好不畏惧地将自己的信息素也释放出来,对抗着远比自己强大数百倍、数千倍、数万倍的成年俄罗斯Alpha男性,毫无认输之意。

“很好,尼基塔,”维克托露出笑容,笑着摸了摸尼基塔的头发——他与勇利的骄傲与自豪。

 

在俄罗斯男人之中从未有着逃避这两个字眼,他们向往着无拘无束的自由,向往着无可匹敌的力量,向往着深入肺腑的真爱与勇气,他们用自由换取安全而又广阔的土壤,他们用力量保护着自己的至亲和爱人,他们用真爱和勇敢宣誓着全世界——那些都是俄罗斯男人的浪漫。

 

“我们是家中唯二的alpha,我们肩负着保护妈咪和维卡的责任对不对?”目光坚定,相似的冰蓝色的眼眸之中同时显露出同样的神情——担负着支撑着整个家庭的责任与保护整个家庭的力量,


“那是自然!我不会允许有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和借口伤害妈咪和维卡妹妹!”这着实让看着他们——两个骨子里都是纯种俄罗斯人并且流利地用着俄语交流的勇利感动地不能自已,虽然他有点插不上话,对于他来说发一些大舌音和弹舌真是太难了,


“好!那么今天开始我就将这一部分责任分担给你,你要尽可能地听从你妈咪说的话,不要惹妈咪生气,不要太任性让妈咪头疼,做一个乖孩子,像是自己收拾玩具、自己整理床铺和衣领,帮助妈咪拿东西,”


“等等..维恰、这对于一个五岁小孩来说...”维克托用眼神打断了勇利想要偏袒的心情,


“我不小了,妈咪,我能做到!”尼基塔重重地拍打着自己的小胸脯,而在一旁的维克托向自己的儿子竖起拇指,“你很棒,你会成为我们家里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拉出小指勾住对方的,“这就是我和尼基塔之间的小秘密了,你妈咪作为见证人,见证了我们在此发誓——”

 

“我们会用全身的爱、勇气和力量保护我们的妈咪和维卡,保护我们的家庭不受别人的指点和攻击,因为我们是顶天立地的俄罗斯Alpha!”

 

然后维克托看到夕阳西下的暗金色的光芒笼罩在他此时此刻胡乱着擦着泪水却越来越多的爱人身上,酒红色的眸子里泛起的泪光像是他们见过的美丽的奇迹——


“..我....我真高兴我能遇到你们、”


勇利哽咽着自己口中的话语,紧紧地拥抱住他们,他无法用言语表达他心中泛起的波涛汹涌,恐怕幸福这两个字难以概括。随着时间变得深沉而又发酵着的爱恋不再是单纯的迷恋、崇拜,不再是单纯的爱情、痴迷、不再是热恋期的难分难舍地纠缠的唇舌和两者合为一体的喜悦,而是更为沉甸甸的将联系紧紧缠绕,将信赖和爱根深蒂固,因为他和维克托组建家庭,因为他为维克托生儿育女,更因为此时此刻——

 

“你们是我一辈子的骄傲!”

 

他们听到他们最爱的妈咪/爱人如此说道。






ps:

这篇虽然短,但是囊括了很多我对于俄罗斯男人的偏见——我觉得帅气的俄罗斯男人就应该如此!有责任有担当敢于为爱付出,敢于说出自己的爱!还有我对于爱情转变为亲情的一些发自内心的感悟——如果维勇真的有孩子应该就会是这样的吧、非常非常的美好的感觉!虽然维卡的出场好像基本没有(?)简单来说就是女版维克托的样子,但是眼睛和性格偏向勇利一点的感觉,但是任性的功夫和尼基塔差不多(嘘嘘,悄悄说一句都是学老维的、)


虽然隔壁的如何让我喜欢的人喜欢自己的番外的肉卡的不要不要的...

(烦躁)但还是摸完了这篇鱼——非常开心,希望有时间再继续摸一摸、

顺便无耻求评论和热度...毕竟产粮不易,我又不太可能出本(苦笑),都是基于学习生涯的日常抽空摸鱼写东西,大家在生活之中也都辛苦嘛(摸摸)、虽然我知道我自己的东西还有很多诟病的地方、像是我自己都不敢看我以前写的东西,差点全部删掉什么的...


有缘相见~

评论(6)
热度(156)
  1. 樱飞雪___渊默 转载了此文字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