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维勇』一个月的旅行 01

又名:老维睡前给自己儿子讲自己如何追求妻子勇利的故事

#自娱自乐ooc

#沿用『我们将爱和责任冠以“亲情”的名字』的设定

#时间线:维卡没出生,尼基塔才三岁,勇利被日本冰协召回临时当种子选手小南的教练,而维克托为了哄不好好睡觉的尼基塔选择讲起自己的恋爱史的故事。

#热衷开坑根本停不下来...

传送门:01  02  03  04


--1-- 一切糟糕的根源来自于早上

清晨  维克托圣彼得堡的三楼别墅的某间卧室

 

维克托醒来时候勇利不在他怀里。

 

你能想象一个虽然结婚了但仍然处于热恋期的Alpha大早上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发现自家Omega不在自己怀里安稳地呼吸而是不知所踪的状况吗?这不仅对于Alpha本身都是一个巨大打击,同时对于他们的隔壁邻居——数十米开外,也是一个巨大挑战。

 

维克托立马起身开动自己的勇利GPS,脑海之中铺开自己私人别墅的平面地图——就像是玩rpg游戏的小地图,开始疯狂的寻找起来。也许是因为生理原因上厕所了?可卧室明明就有一个犯不着大老远地跑出去。厨房?客厅?可现在还不到6点,距离做饭还早的很。尼基塔的卧室?不不不,如果尼基塔半夜醒了那么他也会起来照顾他们的儿子的。

 

最后他以为自己得报警全城贴通告寻找勇利的时候,他在楼下的某个角落的客房的阳台里找到了勇利。他躲得真好,一定是个躲猫猫的好手。维克托在心里吐槽道。

 

维克托将自己的到处飘逸的急躁的Alpha信息素收敛了起来,悄悄地从背后靠近勇利,而对方背对着他站在半圆形的阳台的一角,吹着俄罗斯初晨的冷风一边用日语流畅地打着电话,

 

他显然没有发现他。

 

维克托一把从背后抱住一时间差点手机没拿稳掉到楼下的勇利,后者瞟了一眼维克托,无视维克托装出的你怎么忍心抛弃我一个人出来的无辜而又可怜巴巴的表情,继续对电话的那头说道,“啊,不好意思,刚刚维克托从背后抱住我,我没反应过来差点手机掉下去,不过现在没事了。我们继续刚刚的谈话吧。”

 

某个很受伤的Alpha幽怨地蹭了蹭勇利的脸颊,满满的属于勇利的Omega清新的信息素的味道让他感到安心,单薄着仅仅穿着修身的黑衬衫的勇利似乎有些冷的靠在他的怀里感受着维克托身上的温度—— 一如他们在每个醒来的清晨般甜蜜。

 

 

“嗯嗯,我会去的,小南不要担心。”

 

 

维克托的表情一瞬间有些不满,勇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背着他答应别人的要求,就像他刚刚提到的他不知情的“小南”一样,他勾起嘴角,不安分的手滑进对方的衣角,顺着手感一如既往那般好的紧致的小腹逆着身体的曲线向上抚摸,他感受到怀里的人的颤抖,同着对方急匆匆挂断电话的惊慌失措。

 

他觉得他有必要让勇利体温稍微上升一点。

 

(突然被吞,其实没有发生什么...)

 

“维恰..生气啦?”勇利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他好看的酒红色眸子莹着笑意,

 

好吧,他感觉的气消的差不多了。不如说是他压根也没怎么生勇利的气。不就是被抛弃了一小会、和莫名的男人聊天还有无视他的动作嘛。他是个大度的俄罗斯男人,他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点小事情就让他的爱人受罪呢,他完全没在生气。完全没有。

 

“我没有..”

 

维克托像是无可奈何地放开对方的嘴唇,离开时还留恋地亲了一下,只要勇利主动接近自己他就能把自己所有的原则全部丢到太平洋里去喂鱼,只要勇利爱着自己他就能为他做任何事情,就算是摘星星摘月亮。

 

他整个人像是个巨大的泰迪熊一样,抱住怀里的娇小,并将自己的头垂落在对方的肩上无辜地像是个吃不到狗骨头的马卡钦,勇利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像是劝诱他们的儿子睡觉一样。他现在真的一点气也生不出来了,嘴里呢喃着,“勇利真过分,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玩惩罚play的”

 

“嗯嗯,我知道了,是我不对,我不应该不打招呼的离开、不应该随便接小南和日本冰协的电话更不应该无视你的动作,让你的自尊受到了小小的打击。”勇利用他温柔的声线轻柔地安抚着这个还没长大的俄罗斯男人,

 

“...嗯,好吧..既然勇利这么说了,我们继续我们之前的问题,”维克托重新抬起头,继续着他们之前谈到的话题,“他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

 

维克托听到他怀里的爱人长叹了一口气地说道,“日本冰协希望我去做小南的临时教练,帮小南开拓一下思路和技术指导,做个特训。小南处于花滑的瓶颈期一直跳不出优秀的作品自己也很急,所以他们就找到了我,当然是带薪工作,薪水还不低,如果成功的话,日本冰协、小南和我脸上都有光,失败也不会怎样。”

 

勇利想了想还是没敢和维克托说小南是自己的狂热粉丝,爱慕程度不亚于曾经的他爱慕维克托。

 

气氛稍许沉重了一会,勇利极目远眺着逐渐泛白的天空,阳光终究会撕裂深蓝的静谧,迎来新生,就像他们之间终究是跨过了教练和学生、崇拜者与被崇拜者的那条线。想来也是不可思议,如此优秀的世界上难以寻觅的他深爱着暗恋着的维克托竟然就这样义无反顾地向他求爱,而他居然也为他生儿育女像是每个Omega肩负的使命。

 

 

维克托沉默了一会,说道,“能拒绝吗?”他语气里充满不舍和缱绻,他难以想象他又要失去勇利一段时间,上一次还是他们不得不为自己的锦标赛各回各国的奋斗在赛场上,迎接着观众的欢呼,迎接着记者探求真相的眼神,而如今他们早就功成名就地退役过他们的甜蜜的婚后生活。

 

勇利垂下眼眸,他摩挲了一下自己被冷风吹得有些冰冷的双手,缓缓地叹了口气,“维恰,这件事情不是由我决定的,我虽然也不想,但是,可能我们必须得分开一阵子,”

 

“既然不能拒绝,”维克托放低了自己的语气,包裹住对方发凉的指尖,“不如让我和你同去,两个人的力量总是比一个人来的更大,不是吗?”

 

他的确真的一点都不想和勇利分开,一点都不想,这会让他的心脏像是开了一个洞一样难受,整天空虚无聊人生没有期盼,让他重回他曾经没有遇到勇利的那段日子——跌入深渊般的无助。

 

此时此刻本应该说些什么的勇利,沉默了,他几次开了开口欲途说些什么,可是他们都夭折了,他只能无意义地动了动他的嘴唇,他当然也不想和维克托分开,他想要每天早晨看到他最爱的人的甜蜜而又安稳的睡脸,享受着他们的每个早安吻、晚安吻,带着他们爱的结晶去冰场上自由自在地感受滑冰的乐趣,周末的时候偶然去儿童乐园、电影院、商场逛上一天——他们是如此幸福。

 

“维恰...”勇利还是出声了,他闭上了眼睛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让他的话语听上去如此平静,“听着,你需要带着我们的孩子,你还有你的工作去做,尤里奥需要你、米拉需要你、那些还处于生长期的孩子们需要你,整个圣彼得堡冰场上的所有人,都需要你,”

 

他顿了顿,转过身子认真地看着维克托的眼眸,显得那么毅然决然,

 

“我们只需要分开那么一小会,我完成它很快就会回来的,你明白吗?”

 

维克托禁不住闭上了眼睛,他知道一旦勇利如此认真地说的话就代表着他已经做好准备并且决意如此做,他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撼动对方的结果,因此他只好恳求地说道

 

“你能每天都接我的电话,每天道早安,每天给我发短信,每天告诉我你的情况,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每天对我说你爱我吗?”

 

“我可以,维恰,我可以,”勇利踮脚亲吻了一下对方的脸颊,试图安慰做出了巨大牺牲的爱人,“就当我去做了一个为期为一个月的旅行好吗?”

 

“可是你的身边没有我,”维克托哀怨地说道,“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美满的旅行。”

 

“可我的心里有你,”勇利笑着拉着维克托的手放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


“而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维恰,我一直都在。”

 

 



ps:

一脚一个急刹车,刹车技术贼好的hhhhh(还以为lof不会吞的我真是太天真。回来用不老歌补了个档..)

不定更,可催更√喜欢什么梗可以留言,留言一般都回,还有我开车技术贼烂,不要太期待会有车....

评论(4)
热度(149)
  1. 维勇Yuri___渊默 转载了此文字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