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维勇』一个月的旅行 03

又名:老维睡前给自己儿子讲自己如何追求妻子勇利的故事(其实这是本心,但是距离这个本心还有一段距离(啊咧))

#自娱自乐ooc

#沿用『我们将爱和责任冠以“亲情”的名字』的设定

*小更过渡章

传送门:01  02  03  04


--3--尤拉奇卡大哥哥

 

维克托难得这一次没有开车回去。

 

来接他们父子俩的是已经成人的成为俄罗斯花滑界扛把子的尤里·普利赛提——也是尼基塔最熟悉的“哥哥”。他总是这样叫着这个有些暴躁甚至不太喜欢小孩子的有着十分特殊的个人风格——或许说是有些叛逆仿佛俄罗斯小混混的美国十九世纪蒸汽朋克打扮的复古潮流的现今同维克托差不多高的纯种俄罗斯Alpha叫“哥哥”。

 

一开始这个急躁的青年并不喜欢这个称呼,他觉得他长大了,成人了,怎么只会是这个屁大点的小孩子的“哥哥”,他觉得他应该有个更德高望重的称呼,直到维克托调笑着列出“你是先让我的宝贝儿子叫你‘叔叔’呢、或是‘大伯’呢,还是像称呼雅科夫一样亲切地喊你做他的第三个‘爷爷’呢?也许‘叔父’是个不错的称呼?”

 

然后他只好迫不得已地选择了辈分稍微小一点点的,但是更亲近的“尤拉奇卡大哥哥”,相对于格尔里奥的“波波叔叔”来说,真是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虽然他对于尼基塔甜腻腻地嗓子捏着就整个冰场地大喊大叫地找他玩还有仰着小脸伸手就求要抱抱的这个不知道是遗传谁的恶习深恶欲绝。

 

但说实话,他就着尼基塔那张天真无邪又长得同过去的勇利交叉点缀着维克托的精致的脸,怎么都恨不起来,他真是太可爱了,圆嘟嘟的将整个人装在衣服里的同时,还会活泼地到处乱窜,一开始可能见到生人的时候会拉着勇利的裤脚躲在勇利的背后,但是时间长了就会变得活泼的难以置信——他深刻的记得整个冰场上都回荡着尼基塔同整个圣彼得堡的花滑青少年组的成员躲猫猫的笑声。

 

虽然曾被维克托狠狠地嘲笑了一番“你看上去像是一个散发着神圣的母性光辉的Omega而不是一个拥有着纯种的俄罗斯血统的Alpha,”但他无怨无悔,就让这个惨遭妻子抛弃的可怜俄罗斯老男人吃不了兜着走吧!等着瞧吧。

 

然后这一天果不其然的来了。

 

中国有句古话叫什么来着。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嘿,怎么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尤里难得心情很好地放下车窗,“猪排饭呢、能不成你和他吵架了,他回娘家啦?”看着这个银发男人突破记者的重重围阻抱着有些哭累了的窝成一团的尼基塔上了车,

 

“来机场能有什么好事?勇利被日本冰协勾搭走了,”维克托黑着脸回道,“一个月之内都不会回来。”他人生的第一大情敌除了花滑大概就是日本冰协了,它们两者总是能轻易的激起他与勇利之间的矛盾和争吵——他还记得当年勇利为了生尼基塔被迫退役了一阵子他们当晚争吵的画面,历历在目。


他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了,然后他干脆直接将这一切画上了句号。他相信他的举措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尤里几乎快要抑制不住他嘴里的笑声,整个人笑趴在方向盘上,然后他看到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维克托阴着脸替他拧开了钥匙扣,恨不得直接狠狠地踏下油门,

 

“如果你不想死在这,我建议你快点开车。”

 

“行行行...”尤里踏下离合器和刹车,放开了手刹,嘴里含糊着发动了他的拉达*开始了他不知从哪里学会的飙车技能。

在连闯过三个红绿灯和两个十字路口后确信确实没什么人跟着他的时候,尤里把车速又恢复了正常时速。


“现在你能告诉我,你干了什么又引来了这么多记者的围观了吗?”



*拉达:大概是俄罗斯人常开的那种车?不要管为什么官图的老维开的是法拉利,他土豪(严肃)

至于为什么尤里会飙车....也许天赋技能?或者他是在夏威夷岛学会的,(吹口哨)。我猜老维的也是在那里学会的一套本领(包括撩汉)


你说为什么尼基塔是俄罗斯国籍?还是俄罗斯队的?因为日本冰协在他三岁的时候把他的妈咪抢走了啊:-D


评论(3)
热度(88)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