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维勇』夜莺(教父总裁维x程序员兼秘书勇) 04

#教父总裁维x程序员兼秘书勇

(又名:误入凶杀现场还被撩了怎么办。)

#自娱自乐ooc

#上线新角色黑衣男、披集大佬还有光虹小天使和只在对话之中出现的leo

#轻微leoji成分、

#双更爆肝(5000+)
#往原耽的路越走越远...

传送门: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2--中国人的咖啡店

早上  布罗塞尔街头的LEOJI’s  café

 

勇利慌乱之中还是找到了咖啡店。

 

感谢苍天!勇利在心里默默画了个十字,想也没想地就打开了咖啡店的门,“叮铃”挂在门上的铃铛轻快的发出清脆的铃音,他迎面撞上穿着一身黑的男人,男人略比他高一些,隐藏在黑色帽檐下的面容看上去像是刀削一般冰冷,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对方是谁,只觉得脸似乎在哪里见过。勇利向后退了几步,捂住自己撞到的额头,带着歉意地弯下腰,“不好意思,我有点..”

 

对方扫过勇利的面容,低沉而又平稳的声音擦过勇利的肩,“下次注意点。”接着就匆匆离去了。

 

勇利又回望了一眼匆匆离去的男人,感到有些奇怪,大白天穿成这个样子难道是个杀手或者间谍不成?总不见得是个coser吧,cos刺客信条还是看门狗啊?他记得他昨夜见到维克托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标准杀手套装——难不成....

 

“勇利~!”他的思考被随后的一声熟悉的呼唤打断了,他惊讶地回过头,看到一个绽放着笑容的泰国小伙站在店主的旁边手里还拿着长长的自拍杆,看样子是刚刚才自拍完的样子。店主腼腆地朝他笑了一下,紧接而来的是那声熟悉的“欢迎光临,勇利。”

 

“披集!还有光虹!你们怎么在这?”勇利立马走上前去,他有些大喜过望了,他没想到在自己焦头烂额之际还能遇到故友——在异国他乡遇到故友真是让人非常激动的事情。他朝着他的泰国和中国朋友大大地拥抱了一个,“哎呀,光虹家里不是开饭店的嘛,然后光虹正好考到这里读研的时候,顺手向父母要了些资金就干脆开了一个咖啡店。你知道的,光虹从小的梦想就是有属于自己的一家店,然后,今天它终于开张啦~”

 

“哇,我没想到光虹原来是在这里开店,”勇利朝着一直摩挲着手指低着头的害羞的快想要找个地洞钻下去的小可爱笑了一下,“你们应该早点告诉我的,这样我就能把我的新上司和新认识的同事一起带过来了,”他在脑海里过了一些自己的措辞,还是选择了“新上司”和“新同事”的称呼。

 

“嗯..没有啦,就是我想通知勇利的时候披集已经来找我玩了,然后我就没来得及...”光虹回过勇利的目光,“不过你现在来了,那不是很好吗?我很高兴你能过来...”

 

“我也很高兴你能在离我上下班最近的地方开店,这真是解决了我的一个大麻烦。我都快以为这整个街道没有任何咖啡店的时候,你开了门,真的是解决我的燃眉之急。我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感谢你。”勇利握住光虹的手,被一旁冷落的披集朝他们两个大喊大叫地跺着脚,“你们都忘记了我吗?你们不应该冷落我!”

 

“不好意思、”两个亚洲人——嗯,其实他们都是亚洲人,异口同声地转向披集的方向,而后者还在调整他的自拍杆和手机,“我们是时候来一张自拍了,为了庆祝我们的朋友光虹顺利开业!”

 

披集勾住勇利和光虹的肩膀朝着镜头的方向露出笑容。他们就这样连续拍了好几张,挑选了几张他们认为最符合场景的图片,发到了互联网上,并且在他们的Instagram账号上留下了精彩的评论,用来纪念他们伟大的一天。

 

“嘿,我的朋友们,这真是一个伟大的一天不是吗!我们要不要到哪里去玩一圈,我知道这里附近还有个有趣的主题娱乐场——”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我还要开店。”

“我还要上班...”

 

两个亚洲人——好吧其实他们都是亚洲人,再次异口同声地回绝掉了披集的提案,这让这个泰国小伙十分尴尬地朝勇利挤了挤眼睛,

 

“今天不是公休嘛?这听上去有点搞笑了,勇利,我知道你的薪水不低,那也没必要没日没夜拼命为公司付出辛勤的汗水吧。要不你就为了我们翘一天班嘛~又不是什么难事,你知道的,亚斯特那么看重你,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披集加重了“看重”这两个字眼,但是他看到他的朋友,瞬间阴沉下来的面容让他有些心虚的停下了嘴中的语言。

 

一旁的光虹也担忧地看着一下子愣在原地,难过地快要将这个脸都拧巴在一起的勇利。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我记得你刚刚还说你有了新的上司和新同事....”光虹拍了拍勇利的肩膀,感觉对方冷的整个人都在颤抖,他拼命的呼吸,让他的情绪得以稳定下来,而他的朋友们也非常安静地等待着他平复的心情,而不是追问下去让他的心里压力变得更加剧烈。他们深知勇利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特别容易紧张,尤其是遇到什么巨大的变故以后,有的时候甚至会因为紧张而神经性胃痛,整个人蜷缩在一起,痛苦地无法呼吸,而旁边的人只能看着他冷汗润湿了整个后背却无计可施。

 

他们还记得勇利以前有过一段时间的严重的社交障碍,那个时候的勇利几乎不相信任何人就把自己关在家里,对着自己的私人电脑没日没夜地编程、书写、直到他完成了VRS系统的初步草稿设计被录入VRS公司得到亚斯特的赏识。可以说VRS系统是勇利的一个巨大的贯穿童年时代的梦想,不亚于他曾经在居酒屋醉酒的时候大笑着说自己其实渴望成为一个巨型机器人,说不定这样他能够更好的服务大众,改善这个社会糟糕的拜金主义还有社会制度,把那些“坏人”统统用他的巨型激光一扫而尽。

 

当然那些只不过是个梦罢了。没人能把自己改造成一个巨大机器人,一眼就能出谁对谁错,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然后惩恶扬善般的消灭他们。而VRS系统不同,勇利是相信他只要更加努力的前去研究,通过分析一个人的日常生活和言行举止是能够阻止一个人是否去违法犯罪,是否会变成“坏人”的,那样他就能提前将那些“罪恶”扼杀在摇篮之中。如果他的力量足够大的话,他就能将VRS系统纳入司法体系甚至社会制度,那可就是一个壮举了。

 

颠覆所有人想象的壮举。

 

而亚斯特克兰福——VRS的总裁正是支持自己实现梦想的人,虽然他与亚斯特的关系更像是业务往来,毕竟亚斯特是成立了家庭的人虽然早就离婚,并且只有一女,但是怎么说他都是感激亚斯特克兰福的。

 

而打破这一切的就是他爱慕过的多次妄图跳槽并且失败的DEC总裁同时兼任杀手身份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而他现在正在DEC的门下,成为DEC的一份子。

 

 

“亚斯特...克兰福....他...”勇利闭上眼睛,惨白的脸色吐露出接下来的重磅炸弹,“...他.....死了。”

 

其实面对伟人的去世,大部分的人是没什么感觉的。他们既没有正面接触过伟人的生活,又不了解伟人的一言一行,只知道成天登在电视频道里的、网路媒体上的、杂志访谈中的那些看似家喻户晓的名字,如果未曾爱慕过伟人的作品,或是因为对其产生巨大的仿佛追星一样崇拜的心情的话,大部分人对其并不会有太大的反应。毕竟不是一国之首,仅仅只是一介商业精英罢了。不过如果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话可能情况就大大不同了,成天想着成为维克托爱妻的少女们可能为其哭掉整整绕过地球三周的餐巾纸。

 

“我...我的天......”披集扶住对方的肩膀,他知道亚斯特对于勇利的意义,勇利一直都把对方看做极其伟岸的存在,同时富有善心,因为对方深爱自己的女儿并且常常秀着自己同自己女儿的照片,虽然未曾答应过亚斯特多次隐喻的求爱之意,但是很明显亚斯特对于勇利来说的确重要,怎么说都是自己身边的人惨遭杀害,就算再没关系都会感到悲恸。

 

“这是我今天听过最糟糕的一条消息之一了。但是往前看,勇利,往前看,就当他是翻过的书页,他曾经货真价实的存在在你的生命之中.....”披集努力想要将气氛重新活跃起来,而在一旁的光虹也极力的点着头,如果一直让勇利陷入悲伤之中的话,他们心里也看着不好受,

 

“你想哭就哭吧,勇利,别憋着了,”光虹轻轻拍着勇利颤抖的背脊,温柔的像是勇利的母亲宽子做的那样,“偶尔想想别的好的事情,像是我和披集都会陪在你身边,如果你需要我们的话。”

 

“而且你不是去了一个新公司嘛!新公司会有新气象的啦~”披集在一旁附和道,他看着这个将整个面容埋入双手之中的日本男人重新站直身子,搂住了他和光虹,“...我...我很高兴能遇到你们....我想我很很快......很快调整我的情绪,”

 

“别勉强自己。”光虹继续温柔地安抚着勇利起伏的背脊,“对我们而言也会为你感到很难受的,毕竟这种事情谁都不想的不是吗?”

 

“没人愿意碰到这种事情的呀,所以不高兴就向我们抱怨一下也没关系的,我们会永远支持你的选择!毕竟我们谁是谁啊,最铁的三兄弟!”

 

“别忘了雷奥,”光虹气鼓鼓地打断披集,“雷奥不是因为航班延误的关系,否则早就应该来了,他肯定也会支持勇利的选择的!”

 

“啊哈哈哈,”披集挠了挠自己戴着的帽子,笑着打马虎眼,“你感觉好点了吗,要不要喝杯咖啡暖暖胃?”

 

“...嗯....其实我这次来....是为了帮我的新上司和同事带点早餐回去的...”勇利放开他们,朝着他们展露笑容,他虽然很难受很难受,因为自己至今为止前进的人生道路上少了一个对他而言非常重要的人。整个胃和心脏揪在一起而产生剧烈疼痛,他的脑海之中闪过很多与对方共处一室的画面,或是会议室对方大力褒奖自己的主意,或是对方在总裁室朝着自己展示自己可爱的女儿,或是对方在私下时庄重的打扮带他去吃他可能一生都不会踏入的餐厅之中,可他终究还是没有哭出来,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变得有些无情了。或许说是他心底里的某些柔软的东西因为自己的决意、自己的意志力而变得消损了,他好像很难再次找回他们了。

 

他开始有些担惊受怕起来。

他有些害怕自己的改变会影响他的生活,他不想改变。他不想。 

“是哪个公司啊?”光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勇利踌躇了一会,还是打算告诉他们,“DEC”

 

“我的天...是你一直想要进去的DEC吗?!!”披集的表情变得更加吃惊起来,他重重地拍着勇利的背,一副豪爽的俄罗斯人的口气说道,“这可真是令人吃鲸!哈哈哈哈!我的第二个挚友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之一,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我们是不是该开个香槟庆祝一下?”

 

“不好意思,我的店里没有香槟。”

“不好意思,我今天不会喝酒。”两个亚洲人——所以其实他们真的都是亚洲人,再次的异口同声地打断披集的话语。

 

披集终于忍不住地表情变成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你们为什么总能同时否定我的任何提议,除了自拍之外!”

 

“因为你总是想着各种方式的放松,”光虹让勇利坐在自己围成一圈的台子的像是吧台一样的位子上,脸上露出了笑容“恭喜勇利能进入自己梦寐以求的公司、所以想要来点什么?清咖还是卡布奇诺?”

 

“一份卡布奇诺俩份清咖吧...说实话我也不是很确定我的boss和同事会更喜欢什么。”勇利摩挲着手指,“只是听我的同事说boss喜欢喝手磨咖啡,而且一定要放三块方糖其他什么都不放。”

 

“OK。勇利就平常的那种就可以了对吗?”光虹推着还想说些什么的披集让对方安静地坐在勇利的旁边,满眼写着“闲人禁入”的嫌弃,惹的对方好不伤心。

 

“光虹你就这样对我!你都不问我要吃什么!”披集可怜巴巴地眨着眼睛,光虹难得白了一眼的回敬于这个嘻哈打扮的泰国小伙,“你都白吃了那么多手工蛋糕和拿铁,你还想怎样?”

 

“那是因为光虹做的特别好吃嘛!我一直都很怀疑为什么中国人做饭无论是中式料理还是西式都能做到那么好吃,应该不仅仅只是因为光虹家里是开饭店的缘故吧...”

 

“大概是中国人的种族天赋?”勇利回道,他还记得光虹在大学期间特意向自己学习怎么才能做好猪排饭的时候,他就当着光虹的面毫无保留地做过一次,对方隔天再次请教自己的时候就已经能达到很高的高度了。

 

“大概是。”披集重重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接着他将手倚在桌子上,撑着脸颊望着一边哼着小曲穿梭在各种袋装原料之间的光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看来雷奥今后的生活会变得很美满,起码吃饭能每天都能变成花样的烧。”

 

“...唉,”接着勇利忍不住叹气了,他当然懂披集刚刚那句话指的是什么意思,光虹在布罗塞尔读研并且单独出来开店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雷奥曾经说过一句,他很喜欢布罗塞尔的风光,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一直生活在这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哪天我也能找到这样的死心塌地的人跟着我就好了啊。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认了啊,这可是前世修来的福分。”披集朝着勇利眨了眨眼,嘴角的笑容看的勇利有点心慌,“嘿,你现在有对象吗?”

 

“......没...怎么了?”勇利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特别正常,正常的不像是撒谎那样,对方狐疑地朝自己看了几眼,看的勇利心虚的咽了咽自己的唾液,无辜地眨巴着眼睛,像是山坡上的小绵羊,纯洁天真。

 

嘿,说不定勇利已经有对象了呢,只是碍于情面没说出口。披集在心里默默吐槽道。

 

“是吗...我觉得勇利不像是缺人的样子啊,本来是迫于亚斯特克兰福的原因,VRS大部分女同事都不敢公开追求你,现在他不在了,你是不是该重新想着找个恋人填补一下生活啦?”披集用手肘戳了戳摩挲着手指红着脸低着头不说话的勇利,觉得自己活像个催婚中心派来的七大姑八大嫂,但他乐于搞这些事情,就像他和勇利不知不觉把光虹推向雷奥一样,他说不定会故技重施的和光虹组成联盟把勇利推给他的心上人。

 

披集默默注视了一会勇利,盯着对方看得发毛的时候,光虹来了,端着三杯咖啡出现在勇利的视线之中,对方一下子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的高兴地抬起头。

 

好吧,我还是不太会说谎。勇利默默在心里腹诽道,“光虹,你动作好快啊。”

 

“也没有啦...”光虹笑着帮勇利把咖啡装在袋子里,“还有其他需要吗?像是蛋糕之类的,早餐的话配点我手工做的也是挺不错的选择哦?我相信你的新上司和同事会喜欢的。”

 

“那就麻烦了,”勇利做出了一个请便的姿势,惹得光虹嘴角的笑意更甚了,“都是朋友客气什么。下次记得带他们到店里来玩,那对我来说就是最好选择了。”

 

“一定一定,”勇利说道,万一把维克托带过来就不是你想象的那么轻松了啊,光虹.....恐怕这家店得顷刻之间火爆全世界。“如果他愿意的话。”

 

“话说,你的新上司是谁啊?”披集饶有兴致地说道,虽然勇利进了DEC但是见到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机率其实并不大,虽然勇利的确对于维克托有种莫名执着,也不知道是执着于什么——不过很容易理解嘛!每个少女都像追星一样执着于维克托,他又有钱,人长得又好看,又有礼貌,还极富有善心,一看就是当老公的首选。

 

勇利缓了缓神,然后又慢慢地吸了口气,对他们说道,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ps:

我记得之前的更新有好多评论说是不是这两只太小心谨慎了。然后,披集大佬要搞事了呀(滑稽)leoji大概是一对了:D

欢迎各种剧情讨论和毒奶(x),我尽量在魔都开学之前写完大部分剧情,保持日更速度....

又到有奖竞猜活动了(其实这次特别简单耶),猜猜黑衣人是谁...

答对者有光虹手制蛋糕一份www

评论(18)
热度(139)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