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维勇』夜莺(教父总裁维x程序员兼秘书勇) 05

#教父总裁维x程序员兼秘书勇

(又名:误入凶杀现场还被撩了怎么办。)

#自娱自乐ooc

#有点卡,而且最近要开始补作业了(躺平,15号开学耶...我何时能写完、)
#浑水摸鱼的小更的一章(3000不到一点)明天能看看能不能多更一点。

传送门: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3--冰山一角

早上  布罗塞尔街头的LEOJI’s  café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勇利听到自己的声音静谧地回荡在空荡荡的咖啡店里,霎时间过分安静地空间让他能够听见的是光虹按下的烤箱滴答滴答走过的倒计时,伴随着墙上的复古时钟的秒针一点一点转过的弧度,一下一下像是跳动的心脏,扑通扑通。他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下意识地用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扫视着被惊讶袭击的久久没有开口说话的他的朋友。

 

他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变了。因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关系,他的生活改变了。

 

“我......我...你....你.......你!”光虹颤抖地屏住呼吸,连同人称都快分不清楚的呓语徘徊在勇利的耳际。像是受惊过度的小动物,他紧紧地捂住胸口,几次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全都失败了吹散在烘烤着的手工面包的香味之中。

 

“你...你真的是.....那个..那个维克托先生的员工啦...?!!”连同披集都有些不可置疑地瞪大眼睛的扶住勇利的肩膀,力度大的让勇利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啊,抱歉抱歉!”披集立马放开勇利,双手合十微微低下头地做出请求饶恕的动作来,“我真的不能够想象,勇利,我真的.....”

 

勇利抿起嘴角,他望着表情依旧紧张和激动地满脸通红的光虹以及惊慌失措的披集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似乎是朝着自己无法想象的方向前去了。如果让他的朋友们知道他现在是维克托的秘书话恐怕得吓得光虹昏过去,更别提带着本人过来坐着聊聊天了。如果让他们知道了更多的有关于维克托背后的身份会怎么样呢?比如,他亲爱的总裁大人是个杀手先生?比如他亲爱的杀手先生是真正的杀害他的前BOSS的杀人凶手?

 

那恐怕场面得更加混乱一点。

 

“勇利你真的是太了不起了!连那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都被你的才华而倾倒!我的天,我的天!!!我真的为你感到骄傲!”披集抱住了被披集的说辞而愣在原地的勇利,一旁的光虹激动的眼角都快渗出眼泪。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他是当代的商业传奇,名字足以被载入史册,而永垂青史,他的个人传记畅销全世界而创下历史销售的记录,他独到的眼光,总能让DEC比起其他的公司更早地抓住市场的需求从而更早地达到业界龙头的地位,他总是能让一些名不经传的小公司纳入他的企业,结合他们一些新颖而独特的想法,创造出充满设计感的产品成为一种冲击世界的潮流。

那也是为什么不仅仅只是一些处在青春期的怀春的小姑娘会疯狂迷恋他,甚至还有不少的在职的工作的成熟女性都以他为人生目标而奋力地希望被DEC公司录用,乃至一些暮年的白发苍苍的老人都认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当代的瑰宝,当代的栋梁——像是足以撼动世界一样。

 

“勇利你真的好厉害,当年我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就觉得了,你真的超级超级......”光虹一同参与了他们的拥抱队伍,惹得处在漩涡中心的勇利有点喘不过气来的露出茫然和目光死的死鱼眼....他知道他能进入维克托的公司,并且成为维克托的秘书当然是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虽然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又多厉害过,他毕竟不过是个大街上随处可见的程序员罢了。而且他并非是通过他的才华之间应聘进入的啊。虽然对方的确和自己面对面地谈论了一下关于人生哲学一类的东西——完全和他的梦想不着边的乱七八糟的谈话——完全没询问他的意见就任性不如说是独裁地将自己加入DEC为此还准备好了合同,像是知道他一定会加入他们一样....

 

等等...合同...?

 

他的脑海闪过一道光,一个荒谬而又大胆的想法从他的脑海之中跳跃出来。

 

他记得那份合同在标题上就用工整的印刷体写好他的名字,他除了确定自己的职务以及一些公司条款之外他就毅然决然地签下了名字——虽然同为了活命而被逼无奈,但是有关于自己的信息资料还有自己的职务一一都如此熟稔。应该说来,他与维克托的相见并非他想象的是偶遇喽?

 

“如果不是偶遇....”勇利自言自语地继续思考着。

 

“怎么了?勇利,你刚刚说什么?”

 

所有的声音都随着他逐渐深入的思考而变得像是模糊的被什么东西隔绝开来一样,他听不见他们了,他感觉不到他们了,可是他并非感到惊慌失措或是茫然若失,他独自地站在黑暗之中努力地寻找着远处的光明,寻找着被隐藏起来的过去。他离真相更近了一步。

 

那么他当晚搜他的身,并且劫持他是因为看到了他胸口写着的员工信息确认了他的身份是自己要找的人,但是因为不确定是不是本人所以故意试探用VRS总工程设计师来试探吗?如果不是的话,他就会当场杀了自己,如果是,那么我追问起来,他就用“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蒙混过关。那么有关于看似在询问自己为什么出现在那个时间段、那个场景的话题也是用来试探自己的步调是不是按照对方为自己铺好的路前进是吗?因为维克托通过某个手段弄到了VRS公司的内幕,或者因为VRS本身最近这段时间就不太平所以趁火打劫——然后他找到了自己。他的计划成功了。

 

原来一切都不是偶然。

 

“勇利..?勇利?没事吧?我看你脸色好像很差。”拥抱三人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开了处于严谨的逻辑推断之中的勇利,光虹弯着腰伸出手朝着他的眼前晃了晃,有些担忧地看着他,“是不是昨天又熬夜了,黑眼圈很重啊?”

 

如果一切都像自己推论的那样,那么维克托接近他的动机就更不纯了。他知道维克托本身就是一个惜才的人,正因为惜才所以才想方设法地把他弄到DEC吗?可是他并非没有向DEC投过简历,反而是投过多次也面试过多次——是因为才知道他的真正的身份所以才...

但是完全没必要杀掉亚斯特的啊,如果只是想要把他挖墙脚挖到那里去的话,完全可以同VRS合作等等其他的方式,和平的公道地解决问题,而不是走这样罪恶深重的、费神的、代价巨大的羊肠小道。所以这背后肯定还有更多他不知道的信息在等待着自己。

 

这一切不过只是冰山一角罢了。他甚至不知道如何去证明自己所光凭感觉找到的违和感,维克托可能会将所有的线索都处理的干干净净,因为他向来行事果断而又干脆,因为他的决策总是完美的抓不住马脚。可是,他不能在此放弃,他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找到了点东西,他还不能就此放弃。

 

虽然这样的结果可能会使他陷入万复不劫之中。

 

勇利重新回过神来,他对上了围着他转的二人转组合,披集一边头疼的以为自己的举动吓到了勇利而喃喃自语地说着“完了完了,不是我傻了就是勇利傻了。早知道不表现的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了。”

 

“我没傻,我好好的。”勇利不满地啧了一声,拿起贴着卡布奇诺标签的咖啡仰头喝了一口,温和的带着咖啡清香和牛奶香甜的液体安抚着他长期没喝水而显得有些干涸的嗓子,他感觉他似乎瞬间豁然开朗了起来,“谢谢你们了,我想我得回去了,用空我会再过来的。”

 

勇利起身,光虹帮他把早就准备好的芝士和松果方面包装入另一个牛皮纸袋里,眼里的担心随着对方微微抿起的嘴角而更加加剧。

 

勇利一直都是个不擅长说谎的人。

 

“回见啊,顺便带我向雷奥问好。”

光虹注视着对方匆匆地拿起东西,背过身子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眉眼里写满的忧伤而扼住心脏。

 

“勇利,如果你有什么困难,随时都可以找我和雷奥还有披集,”

 

“我们都会尽我们所能的帮助你的。”披集也附和着应道,

 

对方的步子一停,终究还是没能回过头来的朝他们挥了挥手,走出了咖啡店。

 



ps:

合同的flag回收、勇利小天使的脑子果然好使www

感觉自己写的有点卡了、想要写的剧情还在挺后面的。不过转折和结局已经想好了。就是中间过渡感觉有些....苦手。感情线有点难把握(怂)

不过还是一如既往的感谢跳坑的亲和评论的亲~

欢迎各种剧情讨论和bug纠正,有任何疑问都可以提√

评论(8)
热度(114)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