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维勇』一个月的旅行 05

#自娱自乐ooc

#沿用『我们将爱和责任冠以“亲情”的名字』的设定

*大毛小毛依旧互怼的故事

传送门:01  02  03  04


---5---史诗级难题:今天晚饭吃什么

 

等维克托抱着尼基塔在他家三层别墅门口下车,尤里朝着他们招了招手,试图离开,然后被无情的维克托挡在了车前。

 

“干啥?还不让我回去了?我可不想整整一个晚上都听你的哭诉地抱怨没有猪排饭的日子是多么难熬。我明天还要早起晨跑呢,你个无良教练。”尤里白了执意挡在车前不肯挪动一步的维克托,

 

“你想一撞两命?还是碰瓷啊?不好意思,我赚的钱少,还不够自己个人开销,你要真缺钱不如去卖卖身多拉几家赞助——”尤里滔滔不绝地说道,然后被维克托打断了,

 

“我不会做饭,尤拉奇卡你知道我的手艺的。平时都是勇利承包这项艰巨的任务,然后,”

维克托朝着尤里抛了个wink,一副“我就赖着你车前不走了,有种你撞我”的碰瓷专业精神,惹得尤里难得认真的开动大脑想了一会。他得出了如下几个结论、

 

“你可以叫外卖,可以出去吃,还可以就买点熟菜热一热。”

 

“可我一个月能这么解决,但是尼基塔不行啊,他还在长身体呢,小孩子总归得吃好一点吧。当年你在生长发育难关的时候,别忘了到我们家蹭了多少顿吃的,现在是时候还债了吧?”维克托一脸正经地看着尼基塔那张同自家爱人缩小版的小脸说道,“尼基塔想不想吃尤拉奇卡大哥哥烧的菜呀?”

 

得到一句甜腻腻的稚嫩童音的“想!”之后,维克托摊开手,摆出一副“你自己看着办”的表情。

“你这声‘尤拉奇卡大哥哥’叫上去真特么恶心,老秃子,”尤里愤慨地重重的关上车门,面对尼基塔那双闪着光芒的浅蓝色眼睛仿佛得到了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一样的表情,让人怎么拒绝?

 

至此,尤里·普利赛提正式成为两个平均年龄不超过三岁的孩子的临时监护人——或许说是月嫂?反正无论如何,他都肩负起这份艰巨的使命并且朝着崩溃的边缘迈进——虽然他可以呼叫米拉或是格奥尔基过来帮助他,不过想了想,可能事情只会变得更加严重,(多了两个看他笑话的游手好闲者)所以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尤里把车停好,随着两个一大一小的俄罗斯人的步伐进入了这个看上去大无边,实际上也的确每次进去都要惊叹一番的三层别墅。感谢勇利自从嫁到维克托家里以后,就养成了良好的整理习惯,整个家里的布局显得温馨和谐富有小康气息。毫不像当时他第一次去维克托家里简直就像是把宜家家居搬回家的太过简洁以及没有生活气息——甚至有些怪异。例如你见过谁家床边摆六盏灯的?你见过谁家衣柜——已经不能说是衣柜了,大概是整个20多平方米的衣帽间来形容会比较恰当——里面除了赞助商送的、自己买的一堆一堆的奢侈品牌还有还藏有酒瓶的?

 

突然一个毛茸茸的大家伙就冲着自己跑了过来,嘿,这不是我们的老朋友马卡钦吗?它毛茸茸的前爪抓着自己的衣帽衫的下端,哈哈的喘着气,兴奋地朝着他叫了两声,“啊呀,好久没见了,你还好么,我们的大家伙马卡钦?”

 

尤里摸了摸马卡钦的头,软软的卷毛包裹着他的手心,虽然他家里养猫,但是他并不是讨厌狗,仅仅是更喜欢猫咪的安静——不如说是他对于所有的猫科动物都有谜一样的执着。体现在他的穿着品味上。

 

“乖乖乖,尼基塔去找马卡钦玩吧~”维克托笑着把抱在怀里折腾的小可爱放在地上,撒开脚丫子的小男孩立马抱住那个毛乎乎的大家伙,滚在他们铺好的柔软的地摊上玩起了小孩子都会玩的过家家的小游戏。

 

尤里又望了一眼维克托客厅外紧邻的开放式厨房,围坐成吧台的模样,上面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放好了几个马克杯、透明的小酒杯和一瓶刚开封还没喝多少的红酒,厨房里面也是整整齐齐在橱柜里摆好了碗碟、筷子和勺子之类的东西。至于厨具和调味品则放在了手边的白色的小柜子里,浑然一成的严谨和认真像是勇利作为一个日本人的个人风格。

 

但是这一个月后,可能这个家都会天翻地覆。尤里忍不住抿着嘴唇为勇利默哀了三秒。虽然家大是很好,自由自在的像是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但是收拾起来,也分毫不差的痛苦——他可以预见勇利扶着腰回到冰场的样子了。

 

“你干嘛不请个保姆,专职带孩子一个月?”尤里任命地翻了翻厨房里还剩下些什么——哦,胡萝卜、土豆、洋葱还有没吃完的猪肉还有咖喱块——日式咖喱饭可能够他们吃好一阵子的了,只要他想,他可以做一个月的咖喱饭。毕竟咖喱这种东西,能做一大锅,做完一大锅能吃好几天。然后,以此反复。

 

“勇利会担心我偷情,虽然我肯定不会那么做,”维克托郑重地说道,

 

“不不不,勇利肯定不会担心你偷不偷情的问题,你能出轨?那克里斯就能喜欢女人了。那JJ也能不那么白痴了。”尤里把需要的食材拿了出来,望向那个爬来爬去同马卡钦极其亲热的小男孩,不禁感叹一句,真特么像真利拿出的以前照片上小毛孩时期的勇利虽然混杂着维克托的血统又有点像欧洲人的眉眼,“尼基塔想吃咖喱吗?日式的。”

 

“哦?尤拉奇卡大哥哥还会做日式咖喱?还真是难得一见——”维克托撑在吧台上看着兜兜转转跑向尤里的尼基塔露出玩味的笑容,

 

“我没问你,还有别一口一个尤拉奇卡大哥哥,我和你很熟吗?”尤里摸了摸拽着他的裤脚的抬起头的小男孩的头,软软的黑发一点都不刺手,就像是那个软软却很坚强的选择离开家乡跟随着自家爱人的步伐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建立自己的家庭的日本男人。莫名的自己也有点想他的另一个副教练了。毕竟自从勇利学会做皮罗什基以后,他能来蹭饭的机会就多了不少。哪像这个一点都不靠谱也不知道怎么活到34岁的俄罗斯Alpha?

 

“我和你不熟吗?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就像你爷爷一样的存在。叫声爷来听听?”维克托一脸欠扁的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脸,真想把他这个样子拍下来发给勇利,看看你家男人,天天想着搞事情。

 

“你大爷。”尤里白了他一眼,“你别忘了还要小爷我给你做饭,你就不怕我给你下毒?”

 

“不怕,一点都不怕,如果你真的敢那么做,我猜过不了多久勇利就拿着刀过来找你了,然后媒体会对于你的行为进行各种程度上的丑化——像是当代俄罗斯花滑扛把子毒害花滑传奇,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得了得了,”尤里有种巴不得这个整个人都闲到没事干的Alpha跑到日本给他留个清静,虽然他们的日常对话的确就是这样——互相撕来撕去,如果米拉和格奥尔基在这里,大概场面会更加混乱。好吧,虽然这听上去有些对不住雅科夫教练,不过他们的确就是这样过来的。

 

“你就和尼基塔去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吧。”尤里推着这个肯定只会帮倒忙的俄罗斯大男人,他有生之年是一点也不想吃维克托做的饭了。他宁可去敲开那个怪力女米拉芭比切娃的房门让她烧一顿蔬菜杂烩汤也比维克托不知怎么弄成的黑炭玩意来的好太多了。

 

“不过,我想你大概得被勇利冷落起码十个小时,时间和距离都是不可跨越的阻碍。”尤里开始忙活起来。像是把胡萝卜和土豆都切成丁,像是拿出锅子煮一大锅咖喱,

 

躺在沙发上刷着sns的维克托无奈地叹了口气,问道,

 

“你说为什么圣彼得堡离日本九州就那么远呢?为什么我和勇利就非得隔着一大块亚欧大路,隔着日本海,隔着万千的人海,才能见到一面呢?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不是因为偶然看到那个点击很高的视频,没有一冲动就做了十个小时的飞机跑到日本去找勇利,我是不是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他就此退役,呆在长谷津那个小地方,开着温泉,做做冰之城堡的教练,或是小南的教练,然后过不了多久,我退役了,就和他在赛场擦肩而过。”

 

“你说,这是不是一种悲哀?”



ps:

过来更一下。真开学了。尽量做到能日更就日更吧、(躺)

评论(7)
热度(77)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