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草中——
爬墙小能手。冷坑跳的比热坑多、
fgo/主战ccc在隔壁小号
半退维勇。<毕竟有点厌倦了呢。>
焰钢暂时没脑洞
可能催一催就会更新的货。
但是没爱的时候绝对不会提笔写字。

『维勇/复健』During my life 穷极一生04(下)

#复健用品,

#真利+维视角

#原著向吧...大概有ooc

#私设如山:28岁勇利三连冠、5年恋爱长跑等等。

传送门:01 02-03 04(上)

--4.麻烦事总是一件接一件(下)


“我不能失去他。”

 

真利顿了顿,脸上揶揄的调笑意味消散了。她当然知道对于勇利来说维克托的重要性。但是她从来都未曾知道维克托对于勇利到底是什么看法。这听上去是不是有点奇怪,明明维克托是自家弟弟的板上钉钉的爱人,可是自己做姐姐的却完全不了解这个外来人员的想法——或许说是他所做的这一切都看上去太过暧昧不清而无法真实的了解到他的心意。她知道维克托爱胜生勇利,但是,爱到什么程度呢?所有人都可以说“爱”这句话。朋友之间的、亲人之间的、爱人之间的等等等等。何况谁都知道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那些层出不断的花边新闻,身为当事人的勇利恐怕更加清楚。

 

他们之间究竟能走到哪一步,究竟能不继续的在勇利退役之后、没有名为教练和学生的羁绊之后还能像现在一样恩爱腻歪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们是对情侣一样的现状——没有人知道。正因如此,他们才格外需要讨论这个关于未来的问题。尽管他们都知道他们格外不喜欢讨论任何关于过去、未来的事情,因为他们总是喜欢看着眼前的事物,注重现在。而现在似乎是时候讨论这个问题了。它因勇利的不辞而别而强制提上日程,提到话语之中表层了。

 

“既然如此,”真利叹了口气道,“你有想过为什么我弟弟想离开你一会吗——你们是不是因为什么吵架了?”

 

“嗯...”维克托绞尽脑汁地开始在脑海之后思索他们五年相处之间的各种生活片段,像是他们呆在圣彼得堡的每一个早安吻和晚安吻,像是他们在红场的小路旁边的避人耳目的亲昵,像是他们在距离冰场不到半径两百米的猫眼咖啡厅里拿着纸笔认真思考下个赛季的曲目、编舞、动作安排和音乐、服饰选择,像是他们在日常生活之中的每一次面面相觑、每一次四目相对、每一次露出微笑的样子——

 

然后他无可避免的想到了,勇利迎着夕阳的侧脸镀上金边,忽然沉默下来让他先走时的毅然决然,想起了勇利伤心的避开他求问的目光说道的一句“维克托总是这样。”,想起了勇利勾起脚尖扬起手臂,提臀收腹、一个人呆在舞蹈房单独接受莉莉娅巴拉若夫斯卡娅严格的额外仪态训练。

 

他同勇利争吵的时间总是很短暂的。

 

或许说是如果他真的惹到勇利生气了,对方会格外平静地吐出让他惊讶的事实而沉默着离开,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验证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之中灭亡”的典型。所以他总是小心翼翼地尽量不惹勇利生气而付出了许多,像是尽可能的少喝酒、尽可能的不大手大脚地花钱,像是不做些令人误会的饭撒、不参加美女如云的赞助商组织的晚宴。可是无可避免的,他们的感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尤其是他还担任着双重的教练和现任运动员身份的时候,时而相隔整个太平洋、时而相隔整个地中海甚至一整块大陆的错开的GPF分站赛地点而变得生疏,或许是过于熟稔。那些日子是如此难熬,至今他都无法想象自己同勇利到底是如何熬过这些的。然后现在他退役了,全心全意地担任勇利的贴身教练了——就像他第一次遇到勇利的那个赛季一样,他们的关系却又变了。

 

他说不清楚到底是越变越好还是越变越坏了,他只知道他们两个都在想着对方的事情。像是他急切地一次又一次地想在勇利彻底退役、他们之间关系即将清零的前期确立他们之间的新关系——简单来说就是正式成为一对,受到法律保护的一个家庭,一对夫妻,白头偕老地走到一块。然而勇利似乎还没准备好,他用婉言拒绝他的求婚,眼神躲避他的热情,甚至用不辞而别的方式逃避他的追问。

 

他感觉有些难过,像是自己的努力没有被得到认可,像是他幻想的未来的美好都化为空头支票,拿着也不是,丢了也不好。

 

而他唯一能做的,却只有等待。

 

“或许是我太性急了,是我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可能源于我从前追人的时候,总是别人围着我转,现在换到我身上就觉得难以忍受了。”维克托顿了顿,下意识地把自己挡在眼前的刘海往脑后撩,显得他的一夜未眠的精神看上去好一点,而此时此刻圣彼得堡还处于一片朦胧的黎明之中——才刚刚五点。

 

“我应该表现的更加沉稳一点的,更加耐心一点,更加成熟的像是个成年人。或许、或许让勇利呆在你们那里是个好选择。因为勇利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跟着我一同离开日本多年不回去没能尽孝道而感到遗憾。但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会想通的。而我想我能一直等下去,直到勇利能够真正的向我张开他的双臂拥抱我,告诉我,他愿意同我一起走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你不怕他选择放弃吗?”

“他不会抛弃我的,”维克托笑着说道,“他忍不下心。”

“如果他狠心了呢?”

“那就得靠你啦,”维克托狡黠地眨了眨他一如既往迷人的冰蓝色眼睛,语气之中带着调笑的轻松愉悦,像是解决了一桩对他而言极为重要的心事,“真利姐姐~”

 

“这语气听得我一身鸡皮疙瘩,”真利扶了扶自己的上臂的衣袖,抖了抖身子,装作她真的浑身不舒服一样,引得话筒对面的俄罗斯男人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这也是为什么真利对于这个外国人好感一直处于水平面以下的原因,早知道她也应该加入美奈子的队伍,身上穿着反政治压迫的红色大叉T恤跑到圣彼得堡闹事,边举着镖旗,边大喊“勇利啊,这种男人嫁不得啊!”边拉帮结对、苦口婆心地劝导勇利赶紧找个更好的(男)女孩嫁了。

 

“所以你啥都知道了?我可是一句都没提勇利在这里,你怎么这么笃定?”

 

“通过你跟我对话时的语气和语句可以推断出,你知道实情,真利姐姐。如果你不知情的话,应该会先惊讶‘勇利到哪里去了?’‘我是不是应该帮你一起找’而不是‘你有想过勇利为什么离开你吗?’这样明摆着‘我什么都知道,说不定能帮你’的态度。”

 

“所以,你认为勇利在我这,并且相信我会帮你喽?”

 

“自然。真利姐姐没有不帮我的理由吧?如果真利姐姐帮我,那我就欠了真利姐姐一个大人情,到时候真利姐姐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不得不答应——这不是双赢政策吗?俄日和平建交的第一步——”

 

“你一口一个真利姐姐倒是叫的挺欢。”真利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真是拗不过这个明明同自己年纪也相差不了多少的俄罗斯大男人还真就拉的下脸,怪不得勇利老在电话里抱怨送给一个大型未满三岁的俄罗斯儿童到底是童话故事书好还是一大袋荷兰进口奶粉,不过结果很不出人意料的以一瓶从中国进口的何首乌护发素解决了所有的问题。真是不得不感谢某个中国选手总是能在意外的情况下得知他们真正所需的东西——发现商机可能就是中国人为什么总是那么会做生意的原因吧。

 

“我会适当的开导开导我弟的,你放心。不过,我可不确保他一定就哭着抱着你的腿大喊,‘此生非你不娶’,说不定我期间把他掰直了,找到一个更好的女孩取代了你的位置,接着你就在风雨飘摇之中受到了结婚请帖——就像我当年寄给你们的一样。”

 

“恐怕得令你失望了,”维克托的语气之中充满自豪,真利甚至可以想象对方趾高气昂地尾巴翘上天的样子,如果不从专业角度来看,说不定并不会有人能分清到底谁是教练谁是学生,或许说是半斤八两。

 

“我的勇利总是那么棒,那么帅气而又可爱,总是那么出乎意料地带给我惊喜,我相信他肯定想通之后二话不说就跑来俄罗斯找我结婚的!你就等着我给你发请帖吧,真利姐姐!”

 

好吧,真利忽然就明白了国内那么多勇吹分子都是谁起的头了。原来最大的勇利亲卫队还轮不到自己,对面那位才是正版“胜生勇利”受害者。




ps:

不知道还有人记得这个不...其实我也很想写完啊,我也很绝望啊!奈何作业太多,刀男要肝、下个礼拜月考啊!(挥手)

如果想第一时间看更新的,我可以帮忙@没问题√(虽然很可能要变成周更了...)求评论、求改进意见等、让我看到在坑底敲碗等粮的双手~,没人回真的会变成坑的。真的。血的教训。

评论(4)
热度(52)
  1. 维勇Yuri___渊默 转载了此文字

© ___渊默 | Powered by LOFTER